室友间的一唱一和,气的江研脸色铁青。

她在原地没有停留太久,便被谢闵西和吴楠东一句西一句的嘲讽离开。

车子六个人后座挤挤刚好可以坐下。

宿舍楼下,江季竟然给谢闵西买了一个车位,还为她办好了一张通行证,在学校到处畅通无阻,保安不会拦截。

回到宿舍,吴楠其实是有心想八卦一下的,“西子,你们家和南国国王真有关系啊?”

“有啊,我妈妈的娘家是南国的贵族,我舅舅是现今的南宫伯爵,地位仅次于皇室。

我爸真是被我妈气的去南国清静了。”

吴楠拉着谢闵西的手,沾福气儿:“我们平头小老百姓的宿舍里都住着的是谁啊,我滴个天哪,西子你们家也太牛逼了,你快和我说说还有没有更牛逼的。”

“有。

我爷爷是北国的开国大将军,副总统是我爷爷的学生,程卓爷爷和我家是世交,我哥曾经是市长……”“好了,别说了。

下辈子投胎我就抢你的投,你家这是家族试的牛逼啊。”

谢闵西霸道的拒绝,“那不成,下辈子我还要遇到江季哥哥,哼。”

外拍美新娘也很美丽

商桥的办公室江季打了两个喷嚏,心念道:我家姑娘想我了。

于是,他拿着车钥匙下班。

谢闵西的告状还没有结束,她洗过澡准备定外卖的时候,江季来了。

他的嘴角恢复往常。

坐在宿管大妈的办公室和人家聊天。

江季生动并茂:“阿姨,你说的都是真理,我和西子结婚啊,可得好好的拜访拜访你,真是过来人的经验,都是金子。”

宿管大妈骄傲起来:“是呀,你们就是年轻,不知道这过日子啊就得像白开水一样平淡,像那些公子哥送花送衣服都不真心,感情能用钱买来么?

不能!有这钱还不如去好好的吃一顿。”

江季十分认同的点头,“阿姨,真是太对了。

追女朋友不能净搞些虚玩意儿,送花也只能顶一时,不能替一世。

花钱买衣服买包包,买车的,这种男生都是花花公子。”

宿管大妈觉得江季就是可塑之才,真是当代的优秀青年。

看到小姑娘的影子,慢慢走进。

她提醒,“江老师,西子下来了,你带着她去吃好吃的吧,晚上我给西子留门。”

谢闵西走过去,“咋地啦,你们俩说啥呢?”

江季:“我在和阿姨聊天,我们结婚后要多来看看阿姨,她的话犹如醍醐灌顶的叫醒了我。”

谢闵西嘴角抽搐,这江季哥哥又是干啥?

被夸奖的大妈控制不住的嘴角扬起,她拍拍江季的后背,对谢闵西说:“西子你这个男朋友是个值得托付一生的男人,好好珍惜,晚上我给你留门。”

谢闵西更加断定不正常。

走出宿舍门,又是江季骚包的蓝跑车,他这么张扬,宿管大妈咋不收拾这种“败家子”了呢?

打开车门,副驾驶赫然一大捧的玫瑰花,少说也有百枝。

“哇,江季哥哥送给我的嘛,我好喜欢。”

江季瞄了眼里边的人,他小声提醒,“先上车,别被你们宿管阿姨看到,快快。”

谢闵西连连点头,抱着喜爱的玫瑰,偷偷的坐在车里。

江季说花钱买玫瑰的男人不靠谱,他买了,还不少。

他又说带小姑娘去商场花钱的男人是花花公子,他又去了,很土豪。

商场的他,牵着女友的手提着女友的挎包穿梭于每一家店面。

西子大声的笑话江季,“原来我们宿管阿姨可以收服了你啊,江季哥哥你现在是不是花花公子,专门诱骗我这种小姑娘?”

“分明是你这个小姑娘整日没完没了的勾引你的江季哥哥。”

约会到一半,遇到了熟悉的一家三口。

“大哥大嫂。”

谢闵行抱着孩子,云舒提了两壶奶粉和两袋新买的衣服挽着丈夫的胳膊准备去吃饭,听声却看到了小姑子。

云舒爱给爱逛街,谢闵行爱陪妻,偏偏,电灯泡孩子没人带。

只有夫妻二人下班后,带着他一起出门。

“小财神,让小姑姑抱抱。”

小家伙伸开小手乖巧的去了姑姑的怀抱。

云舒问:“你怎么能出来?

晚上回家还是回宿舍?”

谢闵西:“回宿舍,大嫂,你们吃饭没有?”

“走吧,一起去。”

四个人外加一个小奶包去了楼顶的空中花园用餐,暗紫色的帐篷遮挡了部分的太阳,中心是一个圆形的鸟巢灯光。

四人上楼后挑选了一个人少的位置坐下,点餐交给江季和谢闵行,小家伙看着一排的绿萝,他踩着妈妈的腿上想去揪。

“你揪了,今天就不能和妈妈回家了,你就要在这里卖可爱,钱还完了,才可以走。”

小家伙听不懂,因为妈妈离得近,他伸着爪子还想去。

无奈,谢闵行坐在走廊外边,他接过孩子,将手机递给她玩儿。

“唔,叭叭爸爸。”

云舒:“孩子给我,我带着去一趟厕所,你们先聊着。”

“大嫂我也去。”

只留下两个男人,彼此谁也看不顺眼,只在默默的喝茶等两人的回来。

江季的嘴角已经看不到被揍的痕迹,谢闵行:“看来轻轻给你的药很管用,闵慎揍得也看不到了。”

“切,谢闵行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对西子是认真的,你别从中作梗我告诉你。”

“江季,你要说明白我也说明白,我不希望你和西子在一起。”

两个俊美斯人的男子相对而坐,彼此眼中都别着一股不认输的劲儿。

楼梯处,俩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女人外加一个对什么都好奇的儿子趴在那里偷看。

“大嫂,他们俩还会不会打起来?”

云舒瞄了一下周围得情况说:“不会,要打架也应该是关起门子打,肯定不是现在。”

一刻钟的时间,饭菜送上,两女带着孩子坐回餐桌。

“老公,你们刚才说什么了?”

谢闵行倒是不隐瞒,:“江季说他要娶西子,我不同意。”

他夹起一个青菜,吹凉分开喂儿子。

小家伙的嘴巴张的圆溜溜的,遇到好吃的还吧唧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