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里都在忙着年终汇算。

云舒看着公司的账目,她核对无误后交给了安琪。

医院也在忙着排班,最后确定的结果过了下谢闵慎的眼。

他去药房为谢将军和林爷爷取了两瓶药准备一块儿带回去。

兄弟两人见面,沈曦晨在炫耀,“星慕,你看我脚上的鞋,你猜谁给我买的?”

云星慕说:“我婶儿和叔。”

“咦,你咋看出来的?”

“这么简单,你买鞋子我都会和你一起,你干爹干妈给你买的,我肯定也知道,那就是你爹妈了。”

沈曦晨和云星慕走路说:“周六那天我爸妈带着我去游乐场了。”

“去鬼屋了没?”云星慕问。

"去了。"

云星慕也一直想去,但是他每次想去时她妈都要管着他不让去,怕给他吓坏,还说:“之前有个皮球孩子去了里边出来人都吓傻了,现在是个呆瓜。”

校园女神小军的午后惬意时光

云星慕得知好友去了,他说:“怎么样吓人么,我也想去,但是我妈一直不让,我爸听我妈的不带我去。”

“一般吧,我都不害怕。”沈曦晨吹牛皮。

云星慕:“敢找你爸对峙么?”

“不敢。”

兄弟俩在笑。

两人路过一家书店,云星慕走进去,沈曦晨也跟着进去,“看什么?”

只见,云星慕拿起一本小学时学习的算数题去结账。

沈曦晨问:“你得再买一本啊,一本的话,溺儿和三千没办法给。”

“给少璟的。”

少璟,少璟……怎么这么熟悉呢。

“谭少璟!倾城的弟弟!”沈曦晨知道了什么。

云星慕点头,结了账,他拿着书本离开。

阿晨说:“不会吧,你要去贿赂她弟了?”

“不是,少璟脑子很聪明,以后也会是个小天才,我给他买书从小就培养他学习。”

路过卖数独的书,他也一并给买了。

“这也是给少璟的?”

"嗯,这是初级的不难,让少璟在家没事儿的时候学习。"

沈曦晨:“他还是个孩子啊。”

“你当年也是孩子啊,咱哥不也给咱俩买书学习了。”

兄弟俩分开,沈曦晨上了出租车回家,“你怎么走?”

“我步行去找我妈。”

沈曦晨先离开了。

而,云星慕走的路线却和江左影视完相反。

他给谭倾城打电话。

谭倾城正在家里和弟弟玩儿呢,“喂,星慕?”

听到这个名字,少璟吃醋了,“姐姐,你不许和他说话,你陪我玩儿。”

“乖,姐姐接个电话。”

她搂着弟弟,将奶壶塞给谭少璟,“星慕,你找我有事么?”

“在家忙么?”

“不忙,怎么了?”

云星慕说:“出来一下吧,我在建设广场给你两样东西。”

“什么呀?”谭倾城一听说云星慕要给她东西,她脸颊粉扑扑的。

“过来你就知道了。”

挂了电话,谭倾城喊:“三姨奶,你看着少璟,我出门一趟。”

“去哪儿啊?”

“我同学找我。”

谭少璟小爪子抓着姐姐,“你带我去。”

“我怕你丢。”

“我不丢。”

谭倾城抱着弟弟交给了三姨奶,她上楼换衣服拿着自己的钱包跑出门了。

见面时,只有云星慕一人在。

“星慕,你找我来给我什么啊?”

云星慕将买来的两本书递给谭倾城。

因为外边有袋子所以她没看清上班写的字,“啊~放假你还让我学习。”她沮丧着。

云星慕说:“这不是给你的。”

“啊,都不是给我的。”亏她刚才那么期待。

云星慕说:“刚才给少璟买了两本书,他应该会喜欢。买了两本书,店家送了个小白兔,你想要就要吧。”

谭倾城:“那我回家给少璟了。”

她看了眼可爱的玩偶,闷闷的放进去了,其实她很喜欢的。

但是那是云星慕送给弟弟的,她不能抢啊。

“阿晨呢?”

“回家了。你一会儿去哪儿?”云星慕问。

谭倾城说:“没事儿的话,我就回家了。”

“刚好,我也去我外公外婆家,和你能走一段路,我送送你。”

谭倾城想拒绝的,但是云星慕没给她拒绝的机会,“你父母给你奖励的什么?”

“我爸给我买的望远镜,我妈给我的她的周边。”

“周边?”

云星慕问:“你是你妈粉丝啊?”

“是啊,我从小就是我妈妈的粉丝,我还加入我妈的粉丝群了呢,要不是我小,我还去竞聘管理员。”

云星慕说:“你的兴趣真广泛。”

“嘿嘿,我和我妈一样,什么都行,就是学习不行。”

“你妈学习也不好?”

谭倾城分享她家的事情,“对啊,我爸说他和我妈谈恋爱的时候,我妈笨的说话都跑题。”

“那为啥还和你妈在一起?”

“因为我妈长得好看啊,我爸说因为我妈,他喜欢和学渣在一起。”

云星慕笑了,“看来你爸因人而异啊。”

谭倾城笑着说:“我要是男人,我也娶我妈。”

“这辈子别想了。”

路上两人分享着自己身上的趣事,不知不觉云星慕给人送到了谭家的门口。

“星慕,要不,我送你去你外公外婆家吧?”谭倾城不好意思的说。

云星慕说:“不了,我爸一会儿来接我,你回去吧。”

“啊?”

云星慕说:“我先走了,再见。”

他转身离开时,谭倾城忽然叫住他,“等等,星慕。”

她跑去云星慕的面前,“我,我们能不能,就是,那个。”她紧张的挠挠头,牙齿也咬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说。

云星慕双目炯炯的望着她,“我不是洪水猛兽,吃不了你。”

“我们除夕夜可以一起看春晚么?十二点的时候,我们给对方打电话跨年。”

说完后,她脸颊又艳红了,她脸颊下仿佛都是火在烘烤她。

云星慕问:“你要去我家看春晚么?”

“不是不是。”刚才紧张的谭倾城话都没说清楚,“我的意思是,我们能不能,各自在各自的家里看春晚,一起看,然后等十二点的时候我们打电话。如果你不方便的话,我们也可以不约的,没关系,我家也不怎么看春晚。”

她舔着舌头,站在云星慕的面前低头,话说完,她都不好意思抬头了。

云星慕凝视一个人的时候,他的气势总是强大的,让面前的同桌提心吊胆。

他说:“我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