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她的手举起来,一边给她吹起,一边心疼的问,“小媳妇,是不是好痛,都怪晨晨今天不听话,害的小媳妇也跟着受伤了。”

赵敏琴原本也不想管这件事,听说两个人受伤了,忙不迭走出来,走到他们两个人的面前,仔细的检查着,立马叫来厉嫂,“快,去把医药箱拿过来。”

说着,牵着小鱼儿就往沙发旁边走去,直接将蒋锦绣当做空气一般,忽视掉了。

“好孩子,受伤了怎么不说一声,让你受苦了。”

老夫人好言好语,没有一丝责备,若是真的说责备,便是责备小鱼儿的不爱护自己。

尽管动作已经十分的轻柔,小鱼儿还是疼出一头冷汗,眼里也充满了水汽。

金寒晨淡定的注视着这个女人,心里竟然起了波澜。

这个女人竟然自己受伤了,都没有一点反应,给他做了包扎,却忽视了自己。

不知道为何,心里竟然有些抱歉。

包扎在小鱼儿不停的叫声中结束了。

“好了,这两天就对付下吧,不要碰水。厉嫂,这两天的吃食,都给他们送到楼上去,免得有些人啊,又要说他们不注意饭桌礼仪了。”

蒋锦绣脸通红,“妈,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好是你的甜美

小鱼儿抿唇偷笑,蒋锦绣支支吾吾,最终还是没再为自己分辨下去。

赵敏琴也懒得和蒋锦绣浪费口舌,也回去自己的房间去了。

因为手受伤了,小鱼儿和金寒晨在佣人的帮助下,简单的擦洗了脸和脚,就准备休息。

可是,这下可为难了,两个人的手被包扎的像馒头一样,根本动弹不了,更别提抱被子了。

金寒晨看着她两眼盯着衣柜发呆,开始闹她,“小媳妇儿,我们睡觉吧。”

他立马钻进被子里,冲小鱼儿挥了挥馒头一样大的手,那模样简直滑稽极了。

“噗嗤”,小鱼儿笑出声。

不过,金寒晨根本不知道男女分别,两个人都一起洗过澡了,一起睡一张床上,应该也没什么吧。

小鱼儿心里掂量两下,觉得似乎没什么问题,便想也不想,直接跟着钻进被子里去了。

“小媳妇儿,我们以后都一起睡觉好不好?”

迷迷糊糊中,小鱼儿听到他的声音,意识有些沉沉浮浮,不知道是不是太累的缘故,竟然回答了一句“好。”

也是在此刻,感觉到,腰上圈住她的力道加重了几分,对方也将她抱的更紧了。

她本能的有些抗拒,可是闻到身上淡淡的茉莉花香,竟然有些沉迷,她用力的呼吸着,似乎要要将那些好闻的味道部都吸进鼻子里去。

没有人知道,金寒晨此刻的心跳是多么的快速,他甚至觉得有些眩晕,脑袋里轰轰然,心跳声是那么的大,几乎那颗心脏要从自己的胸膛跳出去了。

他有些微微的紧张,不知道为何,他想和这个女人靠的更近,或许是她太过于招摇和惹眼,亦或是这些日子她出自真心的照顾,或者,是因为今天她为了自己,却疏忽了个人的伤害,都令他感动不已。

已经许久,没有一个人对他这般体贴过了。

或许更加重要的是,她身上有些和妈妈一样的温柔和贴切,在那一刻,金寒晨脑子里闪现出一个念头。

他或许有点喜欢这个女人,这个想法令他吓了一跳。

不过,这些日子观察下来,这个女人确实拥有着不同于其他女人的魅力,在默默的吸引着他。

很快,他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只是和一个人呆久了形成的某种习惯罢了,哪怕是换成其他的女人,他也会有一样的感受。

他这样做,不过是因为她是他名义上的妻子。

第二天,小鱼儿拆掉了夸张的绷带,照例去公司,而金寒晨因为大闹金融部,外加受伤,小鱼儿出于两方面的考虑,坚决不许他再去公司。

金寒晨闹了许久,最终还是被留在家中。

到了办公室,坐定,小鱼儿第一时间打开盘面,昨天因为事发突然,她都没有来得及看爱家集团的股票走势情形,加上昨天的事故,今天她必须要筹划新的计划。

等她打开软件,看到走势图的时候,整个人都傻眼了。

林络宾也紧忙报告,“少奶奶,幸好昨天出了事,不然,咱们就莫名给爱家集团拖下水了。”

听着林络宾汇报的数据,小鱼儿背后一阵冷汗,按照林络宾的数据来说,如果昨天她让金融部按照她所说的去做,那么,金氏集团的现有资金将会被这个忽然出现的庄家吃的一点都不剩。

可不是就像林络宾说的那样,金氏会被无辜的拖下水。

不过,今天的走势看起来,还算稳定。

她又陷入纠结当中。

她没有相关的专业知识,所以她所谓的直觉也并不靠谱,没有专业人士相助,那么,这对她来说,就是一盘赌局,要么输,要么赢。

但是,小鱼儿虽然冒进,却也不是做风险很大的事情的。

脑子里会形成那样的计划,是因为,有人指点。

小鱼儿咬唇,先去找高战了解情况,高战十分保守的表示,“现在的新闻报道热度还在,消息面上对爱家集团的形势是想打忙不利的,而且,我从陈意涵那里了解到,爱集团同才拿到陈家的一笔投资,进入项目中,所以,我推断,目前的爱家集团也是没有足够的自保能力的,所以出现昨天这种情况,根本没有进行任何的自救计划。

总裁,或许你不太清楚,爱家集团的金融操盘团队可是十分厉害的,如今都能陷入这种的困境。”

小鱼儿重重的坐回去,背靠在皮椅的椅背上,啃着手指,脑子里十分的乱。

“真的是巧妇难于无米之炊。”

小鱼儿大概能听明白,总之,高战的意思便是,现在爱家集团的形势相当的不利。

“行,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等我有消息,我会给你留言。”

小鱼儿将人都请走,林络宾也无解的抓抓脑袋,他觉得现在自己就像是一个傻瓜一样,对于少爷的行动,他现在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了,因为都交给了易方,这边,少奶奶看起来也没有任何的头绪,计划和项目要如何推进下去,仿佛也面临一坛死水,进退不得了。

“林络宾,让我一个人先静静,你先去忙吧。”

“好。”

等办公室里就只剩下小鱼儿一个人的时候,小鱼儿快速的打开电脑上一个隐藏的软件,“仇”。

这是她很早就关注的一个金融软件,里面有许多的大神。

以前,她总觉得自己要在丰鱼岛发家致富,将来要学会做理财,那么必然要学习一些专业知识。

所以她无意间发现了这款软件,经常会看一些大神发的分析的帖子,才对股票之类的投资有了那么一些了解。

不过,她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也没有实际操作的经验,也就是学了个半吊子。

真叫她上阵,她恐怕会赔的一塌糊涂。

不过,也正是通过这个软件,她才认识了一个叫“寒阳”的大神。

此人是“仇”公认的股神,却从来不发帖,偶尔会在一些分析帖子下面发表一些看法,都是一针见血的言论。

甚至很多人想跟着他学习炒股,只可惜,大神太忙了,除了偶尔上线,并不怎么搭理人。

不过,小鱼儿却十分的幸运,和大神有了交集,上次爱家集团的案例,她还是通过和“寒阳”交流得出来一些灵感。

现在,遇到了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