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岛的人,都在看着龙禹,希望龙禹能够解释端木海占据龙隐身体的事情。

他们都很好奇,龙禹又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信息?

龙井一本正经地问道:“龙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还有人的灵魂可以占据其他人的身体?”

作为天外元神夺舍之人,龙井在帮龙禹打着圆场,尽量把破绽弥补,把这件事情确定下来。

龙禹苦笑着摇头:“我也不知道端木海是怎么占据龙隐身体的,但是,我听说巫教有一种秘术,可以用灵魂转移到其他人的身上。

我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和巫教的秘术有关,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龙隐已经不存在了。

真正存在的人,是一个叫做端木海的王八蛋。”

他不能把夺舍解释得太清楚,要不然,他们凌霄阁的人恐怕也要露陷了。

面对这么多龙岛的人,他们凌霄阁的人还得隐藏一下,尽量把龙岛的人挖过来。

这都是现存的高手,挖过来就直接用,多好?

龙纤纤暗中瘪嘴,表面也在配合着龙禹:“我就说龙隐怎么成了医道院的院长……咱们的兄弟,什么时候有这么高超的医术了?

还有星辰剑典这样的绝学,简直就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小女生俏皮清新居家写真

这些东西,统统都是从龙隐身上传出来的。

看样子,龙隐就是端木海实锤了,也只有他是端木海,才能说得通。”

她估计顺着凌霄阁的意思,在悟导着龙岛的众人。

至于误导以后会有什么后果……龙隐当初在那种险恶的环境下都活下来了,还创建了医道院、统率武盟、掌控南疆,做出了如此多的大事情,还怕摆不平这群兄弟姐妹们吗?

再说了,她还在暗中传递消息,还怕搞不定这群人?

正好借此机会,让龙隐回到大家身边,也是不错的。

只要龙隐证明了自己的身份,大家就可以接受龙隐了。

现在龙王殿的很多人,都修炼了星辰剑典。

这种另一个体系的绝学,确实给龙岛的人带来了不一样的感受。

当然,凌霄阁的人修炼的也是“星辰剑典”,只是那星辰剑典不一样。

所以,龙纤纤这么一提醒,大家顿时恍然。

确实,也只有龙隐是端木海,才能说得通了。

这个时候,众人基本上已经相信了端木海夺舍龙隐的事情。

也就是说,现在的龙隐不是他们的兄弟,反而是杀害他们兄弟的仇人?

一时间,众人都心情很是怪异,说不上是惋惜还是愤怒。

龙隐没有被害死,还成为了武盟盟主,建立医道院等等。

这些东西,让龙岛的人都有一种强烈的认同感:这才是我们的兄弟,有着不凡的能力。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兄弟,却被端木海给害死了?

当这么想的时候,所有人心中都有些愤怒。

但是,人与人之间,只要多年不联系,感情就慢慢变淡了。

他们很多人都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龙隐了,再加上对仇非的厌恶,他们潜意识对龙隐其实也不是那么认可。

现在龙禹同时爆出龙隐的身份,以及端木海夺舍龙隐的事情,两件事情间隔太短,大家的情绪都没有酝酿起来,愤怒又从什么地方产生?

当然,自家兄弟被害死,大家还是很生气的。

只是报仇的念头,却没有那么强烈。

“这件事情,必须得通知龙麟大哥知道。”龙秀严肃地说道,“我不管这端木海是什么人,他都必须要付出代价。”

龙纤纤也点头说道:“通知龙麟大哥确实是很有必要的。”

“那就派人去通知龙麟大哥,到时候,大家一起合力干掉端木海。”龙禹也是狠狠地点头。

有可能他们凌霄阁都用不着出手,只靠龙岛的力量,就可以把端木海干掉了。

到时候他们回到星空中,还可以给药神宗一个交代,真是完美的计划。

至于龙麟等人会不会落在药神宗手中,他们从来不关心这个问题。

一群人商量完毕,都决定去找龙麟挑头处理这件事情。

从龙岛出来的这群人,本来就隐隐以龙麟为首,再加上龙隐和龙麟都是嫡系,让龙麟来处理这件事情你是最恰当的。

随后,龙岛的很多人前往神州,找龙麟去了。

而凌霄阁的那群人,再一次聚集起来。

“现在龙岛的人已经出动了,我们必须还要继续推波助澜,让龙岛的人开始围剿端木海。”龙大宝淡淡地说道,“另外,派人去南疆和武盟,分别说明端木海的身份。

我倒要看看,到时候龙岛、南疆、武盟三方追杀,端木海用什么方式才能活下来。

他辛辛苦苦组建的势力,一瞬间崩塌,到时候部都要成我们。”

“那行,那就分别派人去南疆和武盟吧!”其他人纷纷点头。

每个人各行其是,而龙纤纤,却是去收服龙隐原来的那群人去了。

她先把龙隐的人保住,至于以后,再说其他。

而凌战,则是抓住机会,跟着龙纤纤,看看是否有机会找蒲良,把传递消息给龙隐。

“你来干嘛?”龙纤纤怪异地看着凌战。

凌战笑呵呵地说道:“挖墙脚!龙渊过去的属下还是不少的,我看看能不能挖几个过来。”

他不能说出和龙隐暗中交流的身份,现在大家都在防着别人。

他在防着龙纤纤,龙纤纤当然也在防着他,所以,龙纤纤神色不悦地说道:“你胆子很大嘛!”

“纤纤姑娘,我不是有意得罪你的。”凌战苦笑着。

要不是为了传递信息,他用得着冒着得罪龙纤纤的风险?

可是,现在和“端木海”合作会得到太大的利益,他也不得不尽力争取。

“龙渊的属下有很多,他们都会是纤纤姑娘你的。”凌战急忙强调道,“我就跟你要一个人,把蒲良让给我,如何?

只要纤纤姑娘愿意把蒲良让给我,我欠纤纤姑娘一个大人情。”“我不稀罕你的人情!”龙纤纤态度生硬地拒绝了,“好了,你可以回去了。正好我现在差人,龙渊这批人,我都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