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都觉得疑惑。平时,叔和婶对阿晨哥的这些事情一点都不上心。今天小艾婶还亲阿晨哥,阿晨哥很害怕。”

云舒:“爹妈对子女好,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么。没什么害怕的,告诉阿晨,放宽心。”

到了老宅,云舒悄咪咪的去了厨房,“老公,咋回事儿?方俞和艾拉是不是你对她们说什么了?”

谢闵行看了眼外边客厅中在玩儿的两个孩子还有一只毛毛。

谢闵行对妻子说:“我教训了方俞,如果他在不好好对阿晨,我说我们家还有一个儿童房。”

不知道他的那句话触动了沈方俞,他和艾拉真的在认真对待孩子了。

云舒拍拍丈夫的肩膀,“好父亲,不仅是你三个孩子的好父亲,还是你干儿子的好父亲。”

谢闵行:“我就只是好父亲?”

他手中的切菜刀不继续切菜了。

云舒垫脚吻在丈夫的脸颊,“当然,你是最好的老公,世界,独你好。”

这话又说道谢闵行的心坎儿中了,他搂着妻子的腰,和她在厨房亲吻。

溺儿渴了,她想去找爸爸妈妈打果汁喝。

可爱小女生吹泡泡自在写真

一开门,“咦~捂脸捂眼,闺女不看不看。”

夫妻俩在亲吻呢,听到了门口稚子的童声,云舒转脸看到孩子的调皮动作,她笑着点点女儿的额头,“小家伙,装什么呢。”

溺儿转身,背对着父母,她放下手朝着客厅跑去,“二哥哥,爸爸妈妈又在亲嘴儿啦,被小妹子撞破咯,嘿嘿~”

她钻进云星慕的怀中,“二哥哥,你听我说嘛。”

“好,我听。”

溺儿在口齿不清的对云星慕说自己刚才的事情。

听到她的介绍,云舒知道女儿想喝果汁了。

于是,她拿起鲜橙去给女儿打果汁喝。

“说完没?”

云舒将她手中的做好的饮料交给两个孩子,“喝吧。”

“妈妈,你咋知道你家闺女想喝嘞?”

“你是我肚子里的虫,我当然知道。”

溺儿一怔,她咋是虫子了,不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一块儿肉么?

不过,她抱着果汁又被二哥哥搂抱着看电视。

云星慕对小妹妹说:“以后少去厨房,只要咱爸妈独处时你都别去。”

“为啥?”

“记得就行了。”

云舒看着她家的孩子,这一个个的怎么都比猴子还精呢~

周五那天,谢长溯放假了。

他回家不去后山直接去了东山,抱着小弟看他头上的伤,“三千,给哥说还疼不疼?”

三千摇头,“不疼了大哥哥。”

谢长溯回来的路上给他买了许多吃的喝了玩儿的,“哥明天来陪你玩儿。”

溺儿知道了,她小脚丫跑的飞快的去了谢长溯的身边,“大哥哥,不行,你明天要陪着小妹妹去动物园玩儿~”

“不是去过么。”

“那我去的时候是小孩子嘛,小孩子都没有记性的,我现在都忘了,爸爸妈妈说要带着我去看小动物,还带着我去坐小飞机。”

谢长溯:“你和咱爸妈去吧,大哥来陪三千玩儿。”

“不~大哥哥,你去吧。”

大哥去了,她还可以撒娇求抱抱,爹妈不依自己的时候还有人宠爱自己。

二哥……铁面无私,求不得。

谢长溯问:“上午下午?”

“一天。反正你也放假了,以后有的是时间陪小哥哥玩儿嘛,等回来,我和你一起和小哥哥玩儿。”

谢遇湦也说:“大哥你去陪溺儿吧,我爸爸妈妈说明天要带我去赛扎爷爷处玩儿。”

“找咱赛扎爷?这老头回来了啊。”

谢遇湦不知道,反正爸爸妈妈姐姐们说要去。

谢长溯起身问厨房的婶婶,“婶儿,赛扎爷度假回来了啊?”

“度什么假,他去西方和别人讨论学术了,也是今天回来,知道三千的头受伤了想来看,我们没让他跑来跑去,说明明天去看他。”

谢长溯说:“那我后天再过来陪三千。”

周末,每家都有每家的事情。

毛毛自己去了老宅趴在谢将军的腿边晒太阳。

“这一年四季啊,就像人的一生。”

林爷爷给他了一杯清茶,“每天你的感慨多的都能出书了。”

谢将军笑了,“老年生活,有茶,有狮子,有老友,哈哈,美哉!”

云舒家一大早去了动物园,幸好人不多。

路过曾经骑马的地方,云舒对仨孩子说,“你爸都骑马抱过你们仨。”

“妈妈这次轮到你抱抱了。”溺儿说。

云舒对着女儿的脸啃了一口,“妈妈骑马抱你,你都看不到妈妈矫健的身姿了。”

“那我不看,你抱我去吧。”

“不去。”

谢长溯说:“妈,你还会骑马不会?”

“你在质疑我?”

谢长溯说:“我怕你说话有虚假的成分。”

云舒经不起儿子的杠,她把女儿丢给大儿子,“老公,我要骑马。”

谢闵行是偶然一次知道了妻子的马术那么厉害,之前这小妮子说自己也不会骑马的没想到深藏不漏。

谢闵行不担心了,这里有工作人员,而且,她敢骑马的时候侧身下马谢闵行都不敢。

他说:“这里地方小,你别激怒了马。”

“我知道,别担心。”

她去交了钱。

云舒找了一匹马,翻身登上。

她对跟随的安员说:“不许要跟我,我自己可以。”

她拿着缰绳,腿用力夹着马背,慢慢的让马开始走。

外边站着父子四人。

谢长溯问:“谢总,你不担心你娇妻了?”

谢闵行:“你妈没事。”

云星慕个子矮矮的,人群挡着他的视线。

谢闵行问:“爸抱着你?”

“不要。”

他都多大了,还要父母抱着,多丢人了。

于是,他自己去了一个角落,那里看的不是很面,但是能看到母亲的身影。

溺儿反正是被人抱的,大哥多高,她比大哥看到还高。

“哇~妈妈,妈妈鼓掌,大哥给妈妈鼓掌,妈妈飞了。”

谢长溯:“大哥抱着你没有手鼓掌。”

“那我替你给妈妈鼓掌。”

云舒坐的马儿开始在马场狂奔了,这还不是最快的,因为马场的限制,她只能降低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