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但是他醒不过来有什么办法。”

时间一点一滴的在流逝,两国的病房,都无言沉默。

林轻轻:“妈爸,小舒,们先回家吧,都这么晚了。”

云舒摇头:“我留下来陪。”

其他人亦是不走。

快十二点。

熟悉的铃声才响。

室内的人都绷着神经,看着手机心中揣测是闵慎的么?

恰好杨悦的电话也打了过来,谢闵行:“我出去接一个电话。”

没人理他。

那端,是谢闵慎响虚弱的缥缈的声音,“轻轻。”

林轻轻眼泪涌出,颤抖的“恩”了一声。

樱桃小口粉色睡衣美眉香滑幼体清新养眼照

她害怕多说话,谢闵慎知道她在哭。

这样的声音,跟本就不是正常人的声音,他一定是受伤了刚醒来。

一头牛一般的人,竟然如此虚弱。

医院的病房家长们自动离去。

云舒也被谢夫人揽着外出,室内留给夫妻俩。

谢闵慎:“想我么?”

“恩。”

谢闵慎:“我刚睡醒,忘了今天是周五。”

南非那边,悉悉率率的声音,细细听出,是医生眼神警告不让谢闵慎说太多,这还是个病人呢。

真当他华佗在世,能一下子救得了这个人?

口中唔唔做语,身边小七和斯文男同时上手捂着他的嘴,将他拽到一旁。

杨悦关键时刻张了张口型,“少说话。”

谢闵慎眨眼,表示他知道了。

“最近都做什么了?”

林轻轻听到后,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正常,她“数落”,“早上和妈妈一起去花棚浇花,回到家吃饭,上午去看果园子。中午陪着妈妈亲手煮茶叶蛋,下午在家睡觉西子和小舒陪伴,晚上和小舒一起去散步,准备睡觉呢,就打电话了。”

谢闵慎却说:“我想吃的手工馒头了。”

一句话,林轻轻再次泪目,“等回来我天天给做好不好?”

“好,别哭,我困了睡一会儿。”

这句话说完,谢闵慎再次昏迷。

手机还能听到林轻轻的哭声,小七眼疾手快,撒开捂医生嘴巴的手上去挂断电话,然后拍拍胸脯说:“诶嘛,这可真是一对有情人啊,差三分十二点,二少爷还真给赶上了,老天爷,我小七替二少爷谢谢了。”

医生挣脱开,他气呼呼的上前先检查了一番谢闵慎的身体后,一言不发便离开。

这几个人真是气死他了,以后谁出事,别指望他。

小七问:“二爷,二少爷又昏倒了咋办?”

“估计,闵慎这次可以醒来了。”

黑熊在外边集合人力,统计信息,他听说谢闵慎醒了,马不停蹄的去病房。

看到床上躺的继续昏迷的男人,他指着问:“这不是说醒了?”

小七:“又睡了。”

“骗人的吧,这么快?”

杨悦点头,离开病房,“小七,帮我准备,今晚我就回国,闵慎交给们照顾,记住,必须保护好他。”

“放心,有我小七在。”

红宣也出现,听到小七的打包票,翻白眼:“切,就,不气死们家二少爷就不错了。”

小七:“给我滚蛋。”

杨悦不愿理自的小七,而,他的电话又在这个时候响起,一看备注:小祖宗。

小七踮脚凑过头也看到,“咿呀呀,二爷这是未来的夫人吧?”

谁不知道,杨老二有一个小包子追求者,后来直接扬言要嫁给他的秦笑笑?

秦家的小妞啊,不正常,和秦五一般水平。

红宣也瞥见,她咧嘴,“恶心人。”

杨悦一个冷扫,“滚。”

他们这兄弟五人,有一个很值得夸赞的共同点,从不怜香惜玉,当然除了自己女人。

杨悦脑壳疼,电话铃声还在响,他无奈接通,“怎么还不睡?”

“哇,杨老二我快吓死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我刚才看到了是什么,快回来救救我。”

秦笑笑躲在被窝中,蒙着被子,就露出俩眼睛,声音还是嗡嗡的。

杨悦:“看到是什么了?阿姨不是在家,怕了去找阿姨睡。”

“不要哇,阿姨是女的,她身上没有阳气,降不住妖魔鬼怪。”

“……给我说清楚,这么又和妖魔鬼怪扯上关系了?”

秦笑笑:“哦,白天看了一个狐狸精的恐怖片,晚上我就在窗户台上看到了一只狐狸精,杨老二我快吓死了。”

杨悦已经被秦笑笑气的习惯,“麦穗,想想,的猫呢?”

“诶?”

电话被无情的挂断。

小七旁边不怕死的说:“还真是小祖宗啊。”

红宣和小七一起离去。

芙蓉见到小七蹦蹦跳跳的,“嗑药了?”

“才嗑药了,是二少爷刚才醒了,不过又睡过去了。”

芙蓉只当小七在说假话。

林轻轻手背擦泪,她歇了一会儿说:“小舒,西子,们走了么?”

云舒进入:“没有。”

“轻轻,叫我们有事么?”

林轻轻:“当然有。”

林轻轻不说,云舒不问。谢夫人狐疑,谢闵西不懂,诡异的氛围,最终决定今晚云舒留下。

小家伙离不开妈妈,于是便也留了下来。

夜深了,“小舒,睡了么?”

云舒出声:“没有。”

小家伙一直在云舒的怀中,就是不离开怀抱。

林轻轻开门见山的问:“闵慎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这样她该如何说?

她也不知道现在的情况。

林轻轻又问:“什么时候知道的?”

“就前两天,不过,闵慎今天毕竟还给通话,证明他好好的,为他求得有神灵保佑,不用担心。”

“恩。”

谢闵慎是三天后才真正醒过来的,他刚醒来便听说了林轻轻住院的事情,斯文男在旁边抬脚想踹死小七。

他暗中给先生打电话汇报情况,结果知道了林轻轻住院,于是隐瞒了下来。那运气就恰巧不好的被身后的小七偷听了,于是,在谢闵慎醒来的第一件事,不是报备目前的形式,而是直接,“二少爷,可算是醒了,老婆孩子都在医院呢。”

斯文男在旁边,他咬牙切齿的微笑对小七说:“芙蓉找。”

小七不听,“二少爷真的,我听到先生的电话了。”

事到如今,斯文男诚实交代,“上周四,二少夫人和太太一起去菜市场被一个熊孩子不小心给撞了,然后身体不适,住院在观察。太太和小姐一定去惩罚了,二少夫人现今身体无碍,我听先生的语气,好像是这两天出院。”

谢闵慎伸手,“手机给我。”

小七双手奉上,“二少爷慢慢打电话,我们出去不打扰和嫂子。”

这会儿他倒是跑的挺快。

室外,斯文男叫住跑的人,“小七,先生警告过我暂时不告诉二少爷,关于二少夫人的事情,倒好,上去就说,自己给先生打电话。”

“什么!咋不早点告诉我?”

“我有时间么?”

小七不跳了,他来回的手背搓手心,“完了完了完了。”

“活该。”

兄弟情什么的都没了。

小七能安然活到今天,作为他的兄弟们,真的功不可没,好几次事儿办砸,都是大家伙一起替他去求情。

这么多次了,他还学不会慢处事,还有祸从口出这个道理。

斯文男不管了。

“大哥,轻轻身体如何?医生怎么说的?”

谢闵行在家,这晚上只有他一个人,妻儿都在医院陪伴林轻轻,“知道了?轻轻无碍,明天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不过,谁给说的?”

“小七。大哥,我们家轻轻就多拜托嫂子帮我照顾照顾,我保证不到一个月绝对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