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大汉也不进门,为首的大声道:“在这边开业问过我们老大么?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引起的嘈杂都会影响这附近的居民么?”

众人看去,这些大汉面目凶恶,都带着直刀,却是武士们多半不会标新立异,直刀和长剑从来是最实用的武器,携带也最方便,江湖人也是。

张静涛未说话,眯缝儿一手拿着一块小盾,一手拿了刀,出来后,眯了眯眼睛问:“哦?你们老大是谁?”

“怎么弄个娘们出来说话,我们老大是食人鬼隗黑虎,这寒丹城谁不知道?”为首大汉说。

大厅里本看好戏的人顿时窃窃私语起来,只是这些人都是有些身份地位的,并不怕惹祸上身,所以无人离去,只是一付看热闹的样子。

事实上她们也不能离开,否则就是胆小怯懦。

张静涛见那些大汉虽气势汹汹,但实则脚步虚乏,就只对眯缝儿使了个眼色。

眯缝儿的武技和战斗习惯,就一个字,狠。

在她手里有盾的情况下,张静涛对她有足够的信心,认为她可以对付这些人。

眯缝儿果然十分凶狠,猛然冲去,在那口出狂言的大汉未及反应时,一刀砍下了这大汉的头颅,在鲜血飞溅中,又把另一个大汉一脚踹飞,继而第三个的门牙亦被她的刀柄砸落。

没死的大汉都大惊,发一声喊,围攻而来。

却哪里是久经杀阵的眯缝儿的对手,并且,作为敢死营的士兵,眯缝儿还学到了不少圣师道功夫。

长腿可爱美眉白衬衫的味道

一个个大汉血溅当场,却连眯缝儿衣角都没碰到。

至于这会不会惊吓到那些美妇会员?

只有武馆无力应对外敌,才会惊吓到那些美妇。

青阳武馆正要显出强硬来。

就在最后一名大汉逃跑时,老远有一名肤色很黑,脸上都是细疤,凶相毕露的光头男人带着一群不下百名武士过来。

张静涛一眼扫去,就认出了这光头是隗黑虎。

隗黑虎跨入这条街时,正看到最后一个大汉被眯缝儿追上,一刀背拍在后脑上,脑壳都碎了,立时死于非命,见了大怒,老远就大呵道:“好胆!贱人!敢杀我食人鬼的人!老子要吃了你!”

“呵呵,吃人?难道你是畜生么?杀你的人怎么了?谁都知道你们是来挑场子的,挑场子的规矩么,不用我说了,有种的都是单挑的,你隗黑虎敢不敢单挑啊!”隔廊间一名武士走了出来。

这人声音懒洋洋的,虽扶着腰间剑柄,人却也是懒洋洋的,正是沈从。

沈从、周、钱丰之所以会投入青阳门,完是因张静涛没追究他们偷看萧美娘的事。

只这一件事,就让三人死心塌地的。

张静涛却不知道是这个原因,他还以为是自己那表面上的股份系统吸引了这些人,并且早上开了会议后,这些加入了青阳联储的人,必然会越来越可靠,在他看来,这些人此刻还不会懂得这一点,但他们以后慢慢会懂的。

否则,他岂敢把罗刹和苗茶花都吸引进来,正是青阳联储,才让他能无所不用。

隗黑虎不答,只大步走来。

他身后武士大声道:“单挑你娘!哼,你们在这里开场子,没经过我们老大,那就是欠收拾!”

“怂货就是怂货,道上的兄弟都能看懂,你们不敢的话,以后也别出来混了,丢人现眼!”沈从慢条斯理说。

“呵呵,敢和我隗黑虎说单挑?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隗黑虎已然到了店门前,站定后,面目狰狞拔出了一把锋寒的直刀。

只这直刀在手,他身上就有一股浓郁的杀气提升了起来,更有一股古怪的血腥气蔓延了开来,不知是他刀上的气味还是身上就带着这种气味。

那武馆中的贵妇小姐虽只希望武馆能强势,但对对眯缝儿杀人的场面感觉还是很难承受的,此刻更感觉到了这浓浓的生气,不知是否想到会有更可怕的杀戮,都是脸色一片苍白。

这血杀之气让眯缝儿都有些难受。

隗黑虎身后武士也很有气势,稍远一些,在隗黑虎身后排成一个扇阵,都是手握武器把柄,面目凶狠,让人只觉场面随时会失控。

沈从虽看似还懒洋洋的,眼中的瞳孔却早就凝缩了起来,他的手更紧紧捏住剑柄,那拇指亦不由自主已然顶起剑护,让长剑露出了半寸锋刃。

呛啷声中,隗黑虎身后的武士忽而都拔出了武器,顿时杀气弥漫场。

隗黑虎嚣张道:“张正,现在认怂还来得及,老子也不多要,这青阳商会的七成收益归老子就成了,老子还是给你一口饭吃的,哦,忘了,我说的是毛利,剩下三成毛利想必足够你付人工和填饱肚子了,呵呵。”

“是么,你这种痞子的好意,怕是本君不能接受的。”张静涛冷冷道,心中暗忖,这隗黑虎多半就是风怜花的人。

眯缝儿急急道:“老大,要不要叫人。”

张静涛心下叹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回道:“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剿黑和别人踩场子,那是二码事,我们今日至少要接这单挑,否则,正如沈从所言,会被江湖人看不起。”

眯缝儿眯眼道:“这人的确杀过很多人,沈从行不行的?”

张静涛道:“隗黑虎手下众多,近年已然很少和人单挑,此刻也正是挫一挫此人威风的时机,沈从既然出来了,就得接下这一战,沈从和我师父过招不少吧?想必有些精进,就如你方才的刀法,我看亦有进步。”

眯缝儿点头道:“是的,但若是我们输了呢?”

张静涛呵呵一笑:“我们不会输的,因为我有暗器。”

“这么多人看着,怎么用暗器,若一个处理不当,岂非更丢脸?而且必然引发他们围攻吧?”眯缝儿很不安,不知道张静涛说的暗器是什么,便看向了街面上。

“不会的,既然是暗器,很暗的,他们一定看不见的。”张静涛说。

“老大,你在逗我玩吧?”眯缝儿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