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娅坐在对面,虽然看似将目光放在杂志上,但其实眼角余光一直在注意着对面的情况。

她发现寒蔺君怀中搂着那个大腹便便的女人,动作很轻柔地缓缓拍打着她搭在他腿上的手背,自己则一直在和任助理做轻声交谈。

看久了,她便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不是说妻子在睡觉吗?不是说以后再叙旧吗?那他一直在和旁边一看就是助理的人说话,算几个意思?把她这“老朋友”,一国的公主,而且还是曾经为同一个团队合作过的成员这样冷落着,好吗?

她内心波澜起伏,表面却还要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一副“我不是为了来”的高贵冷艳形象。

好累啊!可是还是要装!

好不容易,广播来了:“请乘坐XX航班,飞往S国的乘客到3号登机口办理登机手续……”

寒蔺君这才中断和任助理的对话,轻轻摇晃着林羞的身体,柔声唤道:“老婆醒醒,我们要准备登机了。”

林羞猛地从睡梦中被叫醒,脑子都是懵的,她一脸茫然地砸了咂嘴,特别可爱,“唔……什么?什么机?”

寒蔺君瞬间就被她这迷糊劲给萌翻了,勾着唇角轻笑出声,“飞机。”

尼娅发誓自己从来没看到过这样的寒蔺君,温柔似水的眼眸,轻声细语的哄话,万分小心的动作——这真的是对异性生人不爱理睬的男人吗?

她看得目瞪口呆。

但再看看他身边的其他人,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神情,她又不得不相信了——她没认错人。

红通通的可爱脸蛋可爱迷人

林羞眨眨眼,打了个呵欠,茫然地看了看四周,才懵懵懂懂地找回睡前的记忆,“……原来我们还没登机啊,我刚刚梦到我们回国了呢,梦到我们回妈家里吃饭……”

寒蔺君又好气又好笑,“所以还是饿了吧?都梦到吃的了。”

任助理忙道:“寒总,我去给夫人买点吃的。”

林羞想说不用麻烦了,就听寒蔺君先一步开口:“嗯,赶紧。”

林羞捂脸,有点丢人啊。

尼娅看他们准备要走,收拾起自己惊讶的心情,推着行李上前,微笑道:“Ha不跟我介绍下的夫人吗?”

林羞愣了下,这才注意到周围居然有一个长得这么漂亮的外国女人,她又看了看寒蔺君,“这位是……”

寒蔺君似乎这才想起来还有尼娅这号人物似的,淡淡地道:“哈佛的同学,尼娅。”

林羞忙道:“好,我叫Li很高兴认识。”

尼娅似笑非笑地睨了寒蔺君一眼,道:“Ha这介绍似乎太简单了吧?Li听说和Ha婚礼很热闹,可惜我没去参加——不对,其实也算参加了吧,有一样东西代替我参加了的婚礼,它在就犹如我在了一样。”

林羞眨眼,“……啊?东西?”怎么听起来怪瘆人的……

尼娅:“在婚礼上穿的那件礼服就是Ha我这里要走的。”

林羞一怔,蓦地睁大眼,“……是英国公主吗?”

尼娅微微一笑,没有否认。

林羞顿时就紧张了,看向寒蔺君求证,他点点头,算是证实了尼娅的话,林羞又惊又喜,没想到自己能幸运地见到某国公主本人,“那……那件礼服很漂亮,谢谢公主当时让给我。”

尼娅看了寒蔺君一眼,笑道:“没什么,那件礼服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件参加一次宴会的所需品而已,可能穿过一次就会被我舍弃了,但能在Ha夫人手中发挥它另一番作用,我也觉得很荣幸。”

林羞:“……”

虽然这番话听着没什么问题,但总觉得怪怪的,让人……很不舒服。

寒蔺君眯了眯眼,没吱声。

尼娅看向寒蔺君,继续维持着微笑,道:“不过,Ha时也没说是要给他妻子当婚纱,我听说被改成婚纱的时候也很意外,从没听说有人将礼服改成婚纱并在婚礼上穿的。直到后来我看了在婚礼上的照片,非常漂亮,真是让我惊艳,同时也感到与有荣焉,那件礼服在的婚礼上出现,就像我当时也出席在现场一样。”

原来如此。

广播又在催促登机,寒蔺君淡淡地道:“走吧。”

林羞点点头,对尼娅友善地笑了,“我们要登机了,很高兴和见面和交谈,下次……”

尼娅一脸无辜地道:“咦,我刚才没和们说吗?我也要去S国,看来我们的航班还是同一班呢。”

林羞很意外,“那可真是……巧~”

尼娅:“可不是么?我也没想到会在这次游玩几个国家的旅途中碰到老同学,和他的夫人。”

寒蔺君急不可见地蹙了蹙眉,但没表现出来,淡淡地道:“确实是巧。”

任助理回来了,手里捧着刚烤出炉的几个面包和牛奶。

林羞接过,然后便被寒蔺君轻拥着跟随着队伍往前走,低头看着手中的面包,又看看旁边的尼娅公主,没好意思自己独享,便主动道:“公主吃面包吗?”

尼娅低头看了看,淡淡地道:“巧克力的?谢谢,我不吃甜腻的,怕影响身材。”

林羞:“……”说得好像她就不怕影响身材一样。

唔……虽然她现在也没有身材可以被影响了……

她尴尬地哈哈一笑,道:“抱歉啊,我怀孕了,所以容易饿。”

尼娅眼角抽了抽,这句话其实没什么毛病,但她总觉得这个女人在跟自己炫耀似的。

林羞在过安检之前的排队过程中就将手中的两个面包和牛奶给吃完了,还很满足地打了个小饱嗝。

寒蔺君听到了,垂眸宠溺地一笑,伸手将她唇角一抹细小的污渍擦去,轻斥道:“小馋猫,吃了不知道擦嘴。”

林羞身上没有纸巾,刚才吃的时候就特意小心了,但难免还是会沾染上点污渍,她只用手背抹了抹,听到他的话,便不服气地反驳:“我擦了呀!”

寒蔺君斜睨了一眼过来,懒得对她进行反驳。

两人这亲昵的相处模式,让跟在身后的尼娅心里升起异样的感觉,有些微愣地看着男人的侧颜。

原来……他对于喜欢的人是这样的……

上了飞机,寒蔺君和林羞、齐宣风、任助理是坐头等舱的,直接就往头等舱那边走。

尼娅买机票买得迟,已经没得挑剔了,只买到了经济舱,她看了看转往另一边的几个人,心思一转,跟了过去,“Ha能不能帮个忙?”

寒蔺君停下脚步,挑眉看她,“什么事?”

尼娅道:“我没买到头等舱的票,能跟的助理换一下座位吗?我可以给们补差价。”

她毕竟是位公主,提这样的要求也无可厚非,寒蔺君几乎没有迟疑,对任助理道:“去经济舱吧。”

任助理没有异议,问了座位号后便往经济舱走了。

尼娅微笑道:“谢谢,等下飞机后我把差价给们……”

“不用了。”寒蔺君牵着林羞继续往前。

尼娅随后跟上。

尼娅以为他们是一起的,座位应该也是一起,结果……

寒蔺君和林羞坐在头等舱的第二排,她则坐在最后一排,中间隔了至少五六排,别说说话了,连面都见不着~

寒蔺君将林羞安置在座位上,把靠背往下放,让她能舒服平躺,又跟空姐要来毯子盖在她身上。

林羞看着悬在自己上方的男人的俊颜,大眼眨啊眨。

寒蔺君勾唇,“想说什么?”

林羞迟疑地开口,声音很低:“那个公主……为什么这么‘巧’跟我们同班飞机?”

她可不是笨蛋,一个是英国公主,一个是S国人,为什么会这么巧合在美国相遇,然后又坐同一航班飞往S国?球200个国家呢,70亿人呢!

寒蔺君凉凉地道:“我怎么知道?”

林羞:“可是她……”

寒蔺君:“她怎么说是她的事,反正不是我叫她来的就行了。”

林羞转了转眼珠,道:“她是同学,又说去S国是为了旅游,身为S国人又是老同学,难道不用接待吗?”

寒蔺君:“我去英国的时候也没接受她的招待过。”

林羞盯着他。

寒蔺君:“……又怎么?”

林羞慢吞吞地道:“这意思是……去英国的时候,她有主动要招待,但是被拒绝了?”

寒蔺君:“……确定要纠结这种小问题?”

林羞:“我好奇呀,谁让我没有一个公主身份的同学呢~”

寒蔺君俯身亲了亲她,“但在我心里,的身份更高贵,是我一个人的女王~”

林羞:“……”

寒蔺君见她满脸通红,心不由放柔了,柔声道:“别想太多,就算要接待我也另有安排,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正常生活。乖,好好休息,如果还困的话就闭上眼睛,很快就能睡着的。”

林羞嘟囔道:“又不是猪……”这样吃了睡睡了吃,好羞耻啊~

但还是听话地闭上了双眼。

寒蔺君轻抚她的脸颊,宠溺地笑了笑。

空姐提醒手机关机,他把两人的手机都给关了机放好,自己也躺平,然后闭眼不闻外事,准备休息。

林羞的脑子里却在想着,总觉得还有哪里不对劲,到底是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