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姑怔住了,“所以是看他帮了我的忙,就想把小冬的那件事情也托给他帮忙?”

她心里一寒,顿时看这妹妹的眼神跟看陌生人一样。

小姑忿忿地道:“这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小事而已,那什么海关的人他都能说动,我这只是一个孩子入学而已,能难到哪里去?”

大姑:“什么叫海关的人他能说得动?以为海关和教育部是他家开的吗?”

小姑:“不是他家开的,他总能找到关系的吧?我就不信如果是他自己的孩子,他能不想方设法找通这关系?所以还是没把我这姑姑放在眼里罢了!”

所有人:“……”

大姑看向林羞:“林羞,小寒是怎么说的?”

林羞看了看小姑,简单地道:“教育部的人他不熟。”

大姑点点头,“正常,生意人,没事跑去跟教育部打什么交道?我也不熟,倒是听说过一个客户的客户的客户的亲戚是教育部的,要帮牵线不?”她问的是小姑。

小姑:“能牵到吗?”

大姑冷冷地问:“觉得呢?”

小姑赌气地撇开头,“……要是不能就别提。”

娇艳惊人六月小美女图片

“这态度,好像帮的人都该求着帮一样,”大姑啧了一声,道,“我估计小寒也是像我这样的情况,所以才回绝。”

小姑:“毕竟人脉不如他。”

大姑气笑了,“但我是亲姐,相比之下,是不是比侄女婿要亲得多,更应该帮?我都能说帮不了就帮不了,却非说他有能力而不帮?这姑姑的架子端得可是真的大啊!”

小姑沉默了会儿,渐渐红了眼眶,道:“……们都不愿意帮我?我在华城就认识们了,们帮不了我,我怎么办?我孙子怎么办?”

大姑看到她这幅样子,顿时窒了窒,心里也跟着不好受,但该说的还是得说,“很早之前就跟说过,们家的情况,不适合将孩子安排到华城来读书,好好地在沙城不好吗?”

小姑:“别人家有能力的都这么做了,就我们家……我们家……”

蓦地,包厢内传来“碰”的一声响,打断了小姑的话,也吓了所有人一跳,纷纷转头看过去,原来是林爸终于忍不住了,重重地拍了下桌子,整张桌都跟着震动起来。

林爸憋红了脸,怒道:“们家怎么了?沙城怎么就不好了?全沙城的人家都把孩子送到华城来了就差一家?溪南省每年的中考高考成绩不也是全国前列的吗?在嫌弃什么?再嫌弃当年也是自己非要跟着建明到那边去的,爸妈舍不得,我们劝,听了吗?现在开始嫌弃那边了?早干嘛去了!

“我们是不想帮吗?现在华城的政策了解吗?没有在这边工作交税超过5年以上根本没资格买房,再过两年连这个政策都会改!没有华城的户口也根本无法在这边长期立足!一家人都不在这边,把孩子弄过来读书做什么?苦着孩子就是为了他好吗?

“以为林羞嫁了个好丈夫,所以就可以利用他了是吗?知道我们一家人为了不让他们觉得我们是个麻烦娘家过得有多委曲求全吗?城中村到现在都没人知道小寒的真实身份,就是因为我们怕有人想要攀这个关系,让寒家人以为我们林家人是贪图他们的钱,知道那会有什么后果?那会让林羞不好在寒家生存!

“倒好啊,拿这个关系当做理所当然了?是亲姑姑怎么了?我还是亲爹亲岳父呢,我让他帮我做什么了?买房子了?买车了?他给的钱我们收了?他帮大妹是因为在海关那边碰到了,顺手就帮了一把,跟这性质一样吗?这是赖上他们寒家了,赖上了还要以我们林家的名义,以亲姑姑的名分,为我们家考虑过吗?考虑过林家人以后怎么在人家面前直起腰板说话吗?”

林爸是个闷葫芦,平时说话都不多,一直都是笑呵呵与人为善的,这辈子都没跟人红过脸,今天这样发飙出来,可见这股气是憋了多久。

所有人都沉默了。

林羞眼眶忍不住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