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谢闵行如此问,秦笑笑仔细琢磨,她倒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会不会是杨老二在和我玩儿欲擒故纵?”

谢家二兄弟:“……”好歹是媒体大亨,杨悦犯得着么?

勾勾手指什么女人没有,和一个未成年的少女玩儿成年人游戏?

那秦笑笑的脑壳真的想不出理由。

“凭我们兄弟这么多年,老二是个一诺千金的人,言必行行必果。”

秦笑笑深有同感的点头,十年前,当众承诺,说要将她抚养到十八岁,再考虑结婚事宜,还真的要等到十八岁。

十八岁后,就是她被杨悦赶走的时候了。

谢闵慎神助攻,“哥,我记得雨滴和酒儿满月宴会的时候,二哥当众承认麦穗是他的未婚妻啊。”

他看大哥的眼神充满对真想的渴望,包括秦笑笑也是如此,“这么说是不是杨老二会娶我?”

谢闵行:“……一会儿就知道了。”

他的话含义不明,起身领着弟弟和未来的弟妹去了餐厅。

云舒和谢闵西再说这冯家的倒霉事情,看到他们到,“快坐好。”

木耳边吊带装清纯美女居家生活照

秦笑笑还在问:“大哥,你们刚才说的啥意思,一会儿知道什么?

杨老二真会娶我么?”

她迫切的要知道,因为距离她十八岁生日没有多久了。

“老公,你们说啥呢?”

小妮子总是好奇的,但是不急切知道答案,等菜部上桌,她眼中只有肉没有他人。

她一直埋头吃,她的儿子和她一样,低着头小嘴儿凑在碗边,嘴巴吧嗒吧嗒的吸着米汤,脖子上还围着围脖,汤汁洒的到处都是,脸蛋上有米粒,包括眉毛上也不知道哪儿来的,粘的都是。

谢闵行伸手捏下儿子脸上的食物,放在垃圾桶,又用湿巾为他擦干净,“吃饱没有?”

“昂,要,爸爸要,诺。”

小家伙张着嘴巴,露着新长的小奶牙,伸手抢自己的碗。

她吃饱后就会浪费粮食,手伸进去抓,然后捏一拳头给家人喂,最后不仅他的身上,就是做父母的也遭殃。

“吃饱了,爸爸抱着你,你看着我们吃。”

“卟噜卟噜卟噜~”小家伙的嘴巴搞怪的咕噜起来,眼睛紧紧的闭上,搞怪的动作一个接着一个。

谢闵行将他擦干净,抱在怀中,让其坐在大腿上。

秦笑笑口上说着蹭饭,真到了人家的饭桌上,她拘谨起来,自己双手空空的来,肩膀上边架着一张嘴巴,来吃白食。

她这会儿尴尬的只吃自己面前的几盘菜。

谢家的晚餐很丰盛,秦笑笑感受到资本的力量,好几个盘子,这咋能吃完?

她对谢家贴上了浪费的标签。

实则不然,因为谢爷爷外出旅游刚回到家,佣人做的菜很谨慎,如此丰盛只当成欢迎谢将军回来。

如今,谢夫人不在家,家中的饭菜本来是有云舒掌握的,她又是个不操心的主,这上边没有一点的上心,在谢闵行的眼中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谢夫人曾经问过自己的儿子,“小舒也该学学掌管家了。”

当时还是冬天,谢闵行隔着窗户看着外边雪地中和儿子一起疯狂的小妮子,他笑笑,“不急,小舒还小。”

谢夫人也探头往外看了一眼,寒冬腊月,她开心的撒欢儿,口中明明是责怪想让她成长的,但是被小舒脸上的笑意传染,又变的不忍心,只好看着儿媳埋怨儿子,“等小舒四五十了在你眼中肯定还是孩子。”

谢闵行不否认,别说四五十,七八十,小舒在他的眼中也是一个宝贝孩子性子。

他想将小舒的这份美好保存到老,但是又想让小舒变得自立自强让她真正长大。

后来,谢闵行答应小妮子让她去公司实习,那会儿谢夫人又问:“去你身边又是混日子?”

谢闵行:“我想教她,以后把江左给她。”

谢夫人却在纠缠以前儿子自相矛盾的话:“你不是说小舒这样子很好,为什么又想让他接管江左影视,那样会很忙很累,没有时间玩儿。”

谢闵行没有回答妈妈的话,在公司和云舒朝夕相处后,他更加确定妻子的人。

她天生美玉,不雕刻便已经价值连城,好好的保护着,一辈子也是宝物。

但是,一块美玉,经过打磨,雕刻,便是传世珍品,会发光发彩。

谢闵行侧头看着自己的娇妻,吃的欢实,儿子奶萌可爱,他便不会让家中这些琐事去烦心妻子,这些管家也可以做,管家有心无力他也可以找人请别人做。

总之,不会让小舒做不喜欢的事情。

谢爷爷在饭桌上吐槽,“闵行,你看小舒吃饭能看饱么?”

云舒又被提及,她扭头,视线与老公毫不可比的温柔想见,“老公,你别看我,我心慌。”

谢闵行突然想到晚上夫妻间的事情,她莫不是想歪了?

他好笑。

抽出桌子上的一张纸擦擦云舒的嘴角,“有油渍。”

“不碍事,吃完再擦,还省了一张纸。”

她突然节省,林轻轻就很意外,“小舒,你不是这种性子啊。”

秦笑笑也好奇,听闻大嫂是个抠货,大哥的卡部被撬走。

“轻轻嫂子,你还听不出来么,省纸是借口,偷懒是理由。”

林轻轻:“哦,是我和小舒最近接触少了,麦穗,你听明白了么?”

秦笑笑人如其名,勤笑!经常笑。

林轻轻总能感受到人的异常,她是家中最先看到秦笑笑的约束,于是吩咐佣人,“桌子上的盘子过一会儿就要换一下位置。”

“是,二少夫人。”

她确保秦笑笑的肚子不会挨饿,便才放心。

总不能让客人来家中,最后饿着肚子回去吧。

一顿饭,每个人吃的都很开心,谢爷爷在饭后和他的伴儿外出散步,说消食。

秦笑笑看了眼天,“我走了。”

谢闵西追上去,拉着她,“麦穗你等下,我让司机送你。”

谢闵行:“不用,再等等。”

来接的人相信已经在路上了。

果不其然,十分钟后,谢爷爷回家和杨老二撞个正脸,“诶呀,杨家小子,你来接你媳妇儿?

咦,麦穗这孩子,我看着喜欢,和你们一样看着是个好孩子。”

杨悦客气的弯腰,站在谢爷爷身侧,“爷爷,麦穗今天来打扰到你们了。”

“没有,这孩子多好了,以后要多来走动走动。”

“是是。”

谢爷爷好奇的凑上去:“你和麦穗的事儿快了吧?”

进入客厅,众人的视线都落在突然出来的人身上,秦笑笑惊喜的发问:“杨老二,你是来接我回家的么?”

谢爷爷就爱凑对,他每次想起自己凑得鸳鸯,你们看我们家小舒和闵行夫妻俩过的多幸福,那就是我凑成的。

“就是来接你的,我刚才外边问过了。”

秦笑笑不知脸皮是何物,蹦跶到杨悦面前,主动搂入他的腰肢,“家中没有我,是不是少女主人的味道?”

谢闵行:“……”他总觉得,秦笑笑是一手好牌打烂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个结义的二弟对笑笑也并非无动于衷,从小养到大总归有感情,目前看来这二人还有望。

谢闵慎问:“二哥,你吃饭么?”

杨悦点头,“恩,我在家吃过了。”

他再次推开秦笑笑,手按着她的后脖子准备推着她离开。

“等会儿,我们仨外边说说话,好不容易见一面。”

杨悦:“我们不是前几天刚见过面?”

他记错了?

同在a市,开车不超过俩小时就可以见到,三弟为何想留下他?

谢闵行也起身,“走吧,出去透透气,说会儿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