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很正经严肃又有些沉重的场面,顿时在师徒两个讨论钱的时候,歪了画风。

一个“嗜钱如命”,一个“捉襟见肘”。两人又很有默契的拥有着“金钱为上”的观念,一时间只剩下讨价还价了。

最终陈尚写下了每颗淬体丹五千灵石的价格,欠了一万灵石的“内债”。

看着徒弟得意洋洋拿着欠条走出房间,陈尚手里拿着两颗淬体丹,嘴角挂着一丝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微笑。

只要能让她称心如意,他做什么都行。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等待。

陈尚过了一会儿就出去了,言瑾她们去找他时就已经快天亮了,又讨论了这么久,这会儿下山正好能去找人做实验。

而陈尚走时还去问了言瑾,问她要不要去福源堂找千机玩。

言瑾歪着头很疑惑:“我找他玩干什么,宗门还好多事呢。”

陈尚见谭喻琳还在,便没有多说什么,只嘱咐了句:“方才的事谁都别说”,就直接下山去了。

谭喻琳被言瑾放了假,让她回去休息,言瑾这头关上房门又开始投入工作。

零号看着她忙忙碌碌的一边造法袍一边写计划,忍不住唠叨道:“宿主,你要拉扯人是不是太多了些?你帮谭喻琳我现在能理解,但宗门那么多人,他们又不是没有师父,你干嘛要操这么多心。”

纯净女孩回眸一瞬让人着迷

言瑾放下笔,看了眼炼器炉,这才对零号解释道:“用游戏的角度来解释这件事,你可以这么看。现在我要去的是一个80级的团队副本,光靠我一个人是没法通关的。

“所以在下副本之前,我是不是得找齐队友?但宗门的人,若是等他们达到下副本的条件,我恐怕这辈子都别想见到了。

“现在我做的这些就是带他们升升级,这点小事,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再说帮他们也不是只有眼前的副本,等我飞升之后,你也说过上界也是要有源宗的。

“归元宗这么多年没出过飞升的人了,你觉得我上去,还能找得到源宗?所以我不得多带点人跟我一起上去?

“而且我现在仙体的身份还没暴露,暴露之后恐怕麻烦无限。我现在拉他们一把,到了我有难的时候,就算不是所有人都能帮得上忙,至少多几个能帮我的人不是更好?”

零号有些挫败:“我知道你总有道理,可你这么帮人家,就不怕人家觉得你好利用?”

言瑾微微一笑:“利用?我就问你,这世上谁没有利用过谁呢?家长让儿女在别人面前表演,何尝不是一种利用?通过儿女的才艺展示来获取称赞,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这本来就是种利用。

“朋友之间就没有利用?请好哥们做僚机,这是不是利用?请好姐妹帮忙问微信号码,这是不是利用?约人喝酒,叫上朋友一起逛街,这种陪伴是不是一种利用?

“任何一种关系,都不会没有利用的因素存在。但只要把握好度,互相利用又有什么要紧?

“如今我带他们升级,在你眼里看来,他们正在利用我,可我又何尝不是需要利用他们的力量?

“只不过,你的眼里,我的利益最为重要,所以忽略了他们的立场。我就问你,我几次拿凌云曦背锅,算不算利用她了?”

零号被言瑾再一次说的哑口无言,反思了一通,突然觉得宿主说的很有道理。

“好吧,你自己心里清楚就好,我只是想提醒你别滥好心。”

言瑾又笑了起来:“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更不会滥好心。就算人人都觉得是滥好心的朱擎,实际上也有他自己的考量。”

零号不是人类,始终无法理解人类这么复杂的想法,最后只能闭嘴,不再啰嗦。

到了下午,谭喻琳就休息好了,刚走到姐姐房间门口,就听到外头有人叫“大师姐”。

她走出去一看,竟是苍元峰的一个内门弟子。

“咦?怎么是你?”那人看到谭喻琳笑了笑道:“烦请师妹通传一声,就说凌师姐有事找大师姐,请大师姐过去一趟。”

谭喻琳冷着脸点了点头,转身进去传话,没一会儿言瑾就带着她走了出来。

“云曦人呢?”言瑾问。

那内门弟子回说:“凌师姐说是要渡劫,但渡劫前不安心,想见见大师姐。”

言瑾笑了笑,御风而起,回头对谭喻琳说了句:“你也来。”

三人离开口,一个身影瞧瞧的探出门口看了看外头,接着又立马缩了回去。

等言瑾带着谭喻琳回来的时候,走到门口就站住了。

“怎么了?”谭喻琳冷冷的问。

言瑾指了指房门:“有人来过?”

谭喻琳疑惑不解,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两样,姐姐是怎么知道的。

“我走时门缝里夹了一根头发,现在这头发在地上。”言瑾指着地上解释。

谭喻琳这才看到地上有一根细长的头发,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

“是谁?”谭喻琳皱起了眉头,想了想立刻就得出了结论:“你那个师妹?”

言瑾勾了勾嘴角:“除了她,还能有谁?”

说完,她推门进屋,绕着屋子转了一圈,便直接在桌边坐下。

“帮我研墨吧。”言瑾拿出了纸笔,并没有仔细检查。

谭喻琳也不多问,帮着姐姐研好了墨后,自己检查了一圈。

“没丢东西,她来干嘛的?”

言瑾边写边笑:“丢东西不怕,就怕多了什么东西。”

谭喻琳身为世家嫡女,哪会不明白宅斗的精髓,赶紧又在屋里检查了一遍。

“我昨天才来的,实在不知道哪些东西不是你的,不如我叫银铃来看看。”

言瑾赶紧摆了摆手:“不必,等我写完这些,自己看。”

正说着,外头传来一阵啼哭声,面色已经恢复正常的青瑗,站在房间门口,小心翼翼的探头往里看。

“师姐……”青瑗怯生生的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那个……我……”

谭喻琳走了过去,挡在门口:“眼神不好?看不到师姐在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