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大周怎会投靠北域……”

周瞳喃喃自语。

商卿淡淡的道:

“千百年来,投靠北域的人族数不胜数,曾经中州仅次于灵神圣地的第一家族苏家,也是举族之力,带着主脉所有苏家子弟,去了北域。”

顿了顿,商卿看向周元烈,问了同样的问题,也得到了与周神鹰相同的答案。

周瞳只觉得浑身无力,眼神茫然。

方妖孽等人暗暗心惊,叶横下意识的看了方妖孽一眼,眼中却突然闪过一抹喜色。

大周是方圣王朝的属国,如今大周已被证实投靠了北域,虽然四大护仙王朝都会受到责问,可方圣王朝明显要承担主要的责任!

“三百童男童女,是们搜罗来献给蛮人的?”

商卿再次问道。

“鳄王每年都要吞食三十名童男童女,这三百名童男童女是我特意献给鳄王,求其出手对付苏寒的代价。”

周神鹰喃喃道。

纯净美少女粉嫩公主裙皇冠甜美笑容俏皮写真图片

每年?

“们投靠北域多少年了?”

商卿的神色渐冷。

“一百六十八年……”

周神鹰道。

“每年三十个……就算之前没有献祭这些童男童女,其数量也是颇为可怕。”

陈行云喃喃自语。

“商师姐,他们好可恶啊!”

君灵一脸震惊。

周瞳听到这句话,神色越发黯淡。

商卿看向不远处那支车队首领:“是苏寒的手下?”

“我只效忠周皇!”

车队首领面无表情的道。

事情到了这里,已经非常明了。

大周勾结北域,然后企图陷害苏寒。

“周师妹,从小就跟随师尊在本门修行,我相信并不知晓此事。”

商卿安慰了周瞳一声,随后看向苏寒,淡淡的道:“周神鹰和周元烈我要带走,由往生门处置,不知可否?”

苏寒笑了笑,“请便。”

商卿微微点头,随后伸手一招,周神鹰和周元烈便被一股罡气席卷而起,跟周瞳和君灵一起,被商卿直接带走。

“我们也走。”

方妖孽沉默了几息后,看也不看苏寒,朝众人打了一声招呼,便径直离去。

苏寒笑呵呵的道:“有空来玩!”

方妖孽身躯一震,最终没有回话,很快就带着众人离开了大周京都。

“呼……”

方妖孽心中松了口气。

“这家伙身后有武王护持啊!”

叶横感叹道。

“幸好那名武王没有出手对付我等,我看日后还是少来此地为妙。”

陈行云道。

“大周投靠北域的事情,我会亲自前往大仙王朝禀报,诸位意下如何?”

方妖孽沉默半响,缓缓开口。

陈行云三人对视一眼,随即笑着点头答应了。

“方鸿,们日后若无其他事情,最好莫要再踏足此地。”

方妖孽又对方鸿警告了一番。

方鸿脸色铁青的点点头,心中始终有些不甘。

“现在看来,传闻应该是真的了,连往生门上一代行走都出来了,想来苏家那件重宝,应该就在这附近出世!”

般若无非道。

“只要不是真正开战,北域那边是不会派武王踏足青州的,我们还是有些机会。”

方妖孽眼神阴沉的道。

………

“可惜了,要是多上一尊灭世炮,今天就连方妖孽都一起干死!”

苏寒在方妖孽他们离去之后,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

灭世炮这次虽然没有蓄力到极致,无须一个月的冷却时间,但也至少要半个月后才能再次动用。

今次除了鳄王的实力,出乎了苏寒的意料,还有那往生门上一代行走商卿,也让苏寒心中非常忌惮。

对方刚才的生命数值,已经破了40点,这等实力,挥手间就可镇杀他。

就算是不死之躯,只怕也会被生生镇死。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对方显然也在忌惮暗中那位并不存在的‘武王’。

苏寒缓步走到那名车队首领面前,淡淡的道:“既然已经醒了,就别装模作样了。”

车队首领眼中的迷茫之色顿时散去,转而换之的是无限的惊恐。

“苏皇饶命!苏皇饶命!这一切都是周元烈逼我做的,我也不想啊!”

对方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苏寒笑了笑,看了一眼在远处而不敢靠近的身影:

“周元烈和周神鹰勾结北域,现如今已被往生门行走带走。

尔等去通知一声能够主事的人,半个时辰内我要见到他们,否则,他们就不用再出现了。”

那些身影闻言,神色惊恐的转身离去。

不到半个时辰时间,大周的豪族,权臣,一个接一个的来到苏寒面前。

他们神色惊恐之中,又带着一丝庆幸,刚才商卿审问周神鹰的事情,已经通过附近一些宫女,太监,龙骑的口,传达到了他们的耳中。

一想到周神鹰身为大周老祖,周元烈身为大周皇帝,竟然投靠了北域,他们便后怕不已。

若不是今日事发,待到以后暴露此事,大周京都必将遭遇一场可怕的血洗!

苏寒看着眼前这群将军,大臣,豪族之主,脸上露出一丝淡笑:“应该还有一些人没来吧?”

“姜家的人一个都没来。”

颜家家主上前一步,恭谨的拱手道。

林家家主本来准备开口的,结果被他抢先一步,脸色顿时有些难看,心中忍不住暗骂一声。

“是?”

苏寒笑了笑。

“在下颜柏,乃颜家之主,添为旧大周吏部尚书。”

颜柏笑道。

“那从今日起,就是颜王了,我把大周赐给做封地,意下如何?”

苏寒笑道。

“什么?”

众人心中倒吸一口凉气,难以置信看向苏寒和颜柏,特别是林家家主,他眼中除了震惊之色,还有一丝后悔!

“赐,赐给在下做封地?”

颜柏呆若木鸡的看着苏寒。

“不愿意?”

苏寒笑道。

“臣谢主荣恩!”

颜柏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神色激动的道。

开什么玩笑!

他颜家在大周传承多年,一个异姓王都没出过,现如今他竟然可以执掌大周,成为颜王,心中一百万个愿意!

“嗯,以后就是大周行省的颜王了,起来吧。”

苏寒微笑道。

大周行省……

众人神情变得古怪,堂堂大周,最终还是被苏国吞并,成为了一个行省。

“那些车队里藏着三百童男童女,是周元烈他们打算献给北域蛮人的。

问清楚此人他们来自何方,把他们送回去,至于此人,凌迟处死。”

苏寒交代道。

“圣上请放心,本王定然办妥此事!”

颜柏很快就进入了角色,脸色肃然的道。车队首领一听到凌迟二字,脸色变得煞白,整个人瘫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