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寒本正在调息,听到田庆华的声音后,缓缓睁开双眼,淡淡的看着田庆华:

“滚!”

言罢,苏寒再次闭上眼睛。

田庆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碍于苏寒刚才的威势,他在原地愣了片刻,几息后,心中的贪婪终于冲淡了他对苏寒的忌惮,继续开口:

“苏师弟,雷灵花是我们辛辛苦苦得来的,总不能就这样无理霸占吧?”

“再不滚,我送去见这头白玉犀牛。”

苏寒没有睁开眼睛,淡淡的道。

“好言好语跟说,就这般态度,我看现在体内的罡气也已经消耗一空了吧!我们三人却依然保留了些许的实力,觉得现在是我们三个的对手?”

田庆华脸色阴沉的道。

苏寒睁开双眼,缓缓站起身,这个动作让田庆华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退了两步。

“可以试试。”

苏寒笑了笑,“刚刚在白玉犀牛面前吓得彷如一头老狗遇见的老虎,如今白玉犀牛刚死,就觉得能重新拿回雷灵花?

粉色软妹少女柔润恬静唯美写真

白玉犀牛是我杀的,雷灵花自然是我的,跟有个狗屁的干系?

我最后给一次机会,滚回宗门,别再让我看见,否则我把头拧下来当球踢!”

“我倒要看看怎么把我头拧下来!”

田庆华咬牙切齿,余光撇向彭宇尚:“彭师弟,雷灵花价值三千功勋值,这头白玉犀牛的尸身也至少价值一千功勋值!

说到底,如果不是我们吸引了白玉犀牛的注意力,他根本杀不了白玉犀牛,这两样东西,我们必须占大头!

他既然一点都不愿意给,那我们就自己拿!”

彭宇尚只考虑了几息,便做出了决定,缓缓站起身,跟田庆华站在了一起。

田庆华眼中闪过一抹喜色,随后又看向叶倩:“叶师妹,呢?”

“我们本可以悄无声息的盗走雷灵花,都是因为,才让我等沦落到这个地步,我不会再与联手。”

叶倩冷哼一声。

“那好,叶师妹看着便是,等我们拿到雷灵花,回去照样分一份。”

田庆华不动声色的道。

他与彭宇尚对视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一闪而逝的杀机,叶倩既然不愿意出手,那今日他们不仅要杀了苏寒灭口,还要再把叶倩杀了!

如此一来,二人至少可以各拿两千功勋值,这对外院弟子来说,已经是一笔巨额的财富!

不仅够他们修行到先天境巅峰,甚至还能留下一点冲击涅槃境!

“苏师弟,的先天罡气消耗一空,不可能会是我们的对手,不如自己让出雷灵花,这头白玉犀牛,便算作的战利品,如何?”

彭宇尚看向苏寒,缓声劝道。

“们看看这块功勋令,再好好考虑是喊我师弟还是师兄。”

苏寒笑了笑,取出功勋令,上面的金色纹路顿时让田庆华和彭宇尚二人神色大变。

叶倩见到这一幕,也倒吸一口凉气,有些难以置信!

功勋令带金边,这分明是内院弟子的身份象征!

“难怪!”

叶倩眼中闪过一抹恍然,苏寒极有可能是内院这段时间里培养出来的天骄,所以他们才对苏寒一无所知!

“内院弟子?”

田庆华二人眼中先是闪过一抹愕然,随后又充满了忌惮,紧接着,二人眼中的杀机徒然暴增数倍!

“彭师弟,今日必须杀了他,否则得罪内院弟子,若让他回去,我们以后定然没有好日子过!”

田庆华声音低沉。

“不错!”

彭宇尚咬咬牙。

下一刻,二人身上缓缓涌起一层先天罡气,一左一右,神色警惕的朝苏寒走去。

“撼山拳!”

田庆华突然低喝一声,一股土黄色的先天罡气笼罩住他的手臂,刹那间朝苏寒一拳轰去!

撼山拳,药死人谷外院之中下乘三品武技,只要一点点功勋值就可以兑换到。

在药死人谷,下乘武技基本都对外院弟子开放,唯有中乘武技在兑换的时候,需要一些特定的条件,要么所需功勋值极高。

田庆华出手的刹那,彭宇尚也动了,不过他用的不是拳头,只见其右腿上凝聚出一道凌冽无比的气息,仿佛一把长刀,瞬间跨越数丈的距离,朝苏寒劈斩而去!

“他怎么没有动作?”

叶倩望着苏寒,眉头微微皱起,难道真被田庆华猜对了,苏寒体内的先天罡气已经消耗一空,没有还手的能力?

她这个念头刚起,却立马看见苏寒的瞳孔弥漫起一层淡淡的紫雾!

“雕虫小技。”

运转紫极魔瞳,苏寒轻松的捕捉到了二人的行进轨迹,两人的动作在苏寒眼中,变得比寻常慢了至少三成!

“咦?原来紫极魔瞳第二阶段透视还能这么用……”

苏寒眼中闪过一抹惊异。

他的双眼,清楚看到了二人体内的先天罡气运转路线,这在武者交战之中,简直就跟作弊一样!

因为就算是元丹境武者,只要不是专门修行过横炼功法,那肉身都不会强到哪里去。

强的是体内的罡气!

罡气搬运,所至之处,坚如金石!

而罡气没有抵达的地方,就是弱点,只是寻常武者交战的时候,电光火石间,很难分辨对方的弱点与空门在何处。

现在,苏寒却轻易的看到了两人的弱点!

苏寒动了。

就在田庆华的拳头快要落在他身上的时候,苏寒只是轻轻伸手朝其小臂某处点了一下。

就听见咔嚓一声,田庆华的手臂瞬间断裂,那边是田庆华手臂上罡气最薄弱的地方。

被苏寒用十象巨力点上一下,根本承受不住!田庆华发出一声闷哼,关键时刻立即止住身形,朝后迅速退去,彭宇尚的攻势也在此刻抵达,他余光注意到了田庆华的下场,心中升起一丝惊骇,只是此刻再想收招,已

经太迟了……

苏寒化拳为刀,朝彭宇尚的小腿斩去!

咔嚓!

“啊!!”

彭宇尚发出一声惨嚎,抱着断裂的小腿单脚朝后退去,其额头上瞬间遍布冷汗!小腿断裂,那疼痛感是手臂的数倍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