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怎么可能?!”

皇后与齐妃同时发出了这样的惊呼,一个病歪歪的老女,竟然怀了龙胎?这怎么可能?!

姚佳欣正色道:“嫔妾的确有了一个月的身孕,昨日黄院判刚刚确诊。嫔妾今日来请安,便是要禀报皇后娘娘这个喜讯,只是没等嫔妾开口,皇后娘娘便气势汹汹问罪。”

姚佳欣的语气轻描淡写,却叫皇后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皇后寒着脸问:“你先前不是染了风寒了吗?”

姚佳欣暗暗腹诽,我可没说我是染了风寒,只说身子不舒服可能是风寒,她正色道:“嫔妾先前身子不适,的确以为是染了风寒,将养了些日子,却发现愈发容易困乏,又兼月信推迟,故而请了黄院判诊脉。这一诊便诊出了一个月的身孕。故而嫔妾其实没有生病,自然就更不可能传染病气给皇上了。”

说着,姚佳欣屈膝一礼:“还请皇后娘娘明鉴。”

这不卑不亢的态度,让皇后很是恼火,然而她心中更多的惊愕和酸涩!姚佳氏这个咸福宫出身的老贵人居然有喜了!

一个月的身孕,若不是本宫今日发作,还不晓得姚佳氏会隐瞒到什么时候呢!

皇后深吸一口气,压下怒火,她勉力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既如此,怎么不早说?”

姚佳欣淡淡道:“方才娘娘快语连珠一通发作,嫔妾哪里有插嘴的机会?”

被这样讽刺,皇后脸色不由铁青,她攥紧了凤椅的扶手,极力遏制着胸腔中翻涌的怒火,“这么说,倒是本宫的错了?!”

姚佳欣还没那么头铁,她微微一笑:“嫔妾岂敢这么想,只是娘娘误会嫔妾罢了。”

白色气球少女肉嘟嘟脸蛋纯白长裙元气天真烂漫写真

皇后的老脸这才稍微和缓了些,她努力做出贤惠的模样:“今年还真是福泽恩被大清,宫里先后三个嫔妃有孕,皇上子嗣昌隆,本宫真是欣慰。”

又开始演戏了……

皇后的脸上再度浮现端庄得体的微笑,看向底下第一席位上的人:“齐妃妹妹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姚嫔有喜,你难道不高兴吗?”

齐妃脸色忽的一僵,“臣妾只是今日身子有些不适罢了!”

皇后笑容比方才更灿烂了些:“是吗?身子不适不打紧,宫里有的是医术过人的太医。可若是心里不适,这心病可不好医治啊!”

姚佳欣心想,她的身孕,只怕更是皇后的心病!

齐妃虽然位分高,但毕竟是个蠢人,总比皇后好应对些。

被一语戳中的心事的齐妃有些恼羞成怒,她冷冷道:“谁没怀过孩子,有什么大不了的!”

姚佳欣:……这种酸妒的话也能当着外人的面宣之于口?果然齐妃的脑容量令人叹惋啊。

姚佳欣谦和地笑了:“是啊,论生养之福分,没人比不得齐妃娘娘了。嫔妾这般年纪才有了头胎,且腹中的孩子是男是女尚未可知呢。”她这是在安抚齐妃,我肚子里保不齐是个公主呢,你能不能别先急着敌对我?

皇后深深看了她一眼:“姚嫔你福泽深厚,定能一举得男!”忽的,皇后心里冒出新的主意,若是姚佳欣真诞下阿哥,可比遭了皇上厌恶的钮祜禄氏所生阿哥要强了不知凡几!

俗话说得好,生恩不及养恩大!且看太后便知一二!太后虽生了皇上,但皇上对太后也不过就是做做样子!只要她牢牢握在手中一个阿哥,与亲生的也无异了!一样能为本宫带来尊贵和荣耀!

想到此,皇后心头释然了,她笑容无比和蔼地看着姚佳欣:“姚嫔妹妹素来纤弱,如今才一个月的身孕,胎像还未稳固,一定要好生安胎才是。”

姚佳欣被皇后突如其来的和蔼关切弄得浑身发麻,皇后这是哪根筋不对了?这是在演戏?那也未免演得太真切了点吧?姚佳欣心里顿时毛毛的,有种被怪物盯上的感觉。

皇后又叹了口气:“本宫正要举办蟹宴,姚嫔既有了龙胎,自然不宜用此寒凉之物,怕是不能参加蟹宴了。”

姚佳欣:居然把她想说的话给抢说了。

皇后旋即和蔼一笑,“你才一月的身孕,又不似耿贵人、钮祜禄贵人那般身强体健。即日起还是好生留在永寿宫养胎为宜,这请安便免了。”

姚佳欣懵逼中:她还以为要费点口舌,才能免除请安呢,没想到皇后为了演一出贤惠好戏,居然这么大方?

她连忙屈膝致谢。

皇后笑容愈发和气,转脸吩咐蕙:“去库里把那尊白玉送子观音取出来。”

蕙一惊:“主子娘娘,那送子观音可是……”

皇后打断了蕙话,“去拿来!”

蕙虽有些不情愿,但还是遵从皇后吩咐,屈膝称是了。

姚佳欣不免一惊,皇后未免也太反常了点吧?

皇后笑着解说:“本宫当年有孕的时候,太后十分欢喜,便赏赐了本宫一尊白玉观音,本宫每日上香祝祷,最终果真诞下弘晖。如今本宫将此物赏赐与你,愿你能为皇上诞下一位阿哥。”

姚佳欣惊诧,连忙道:“如此贵重之物,嫔妾如何敢收?”

皇后不由唏嘘:“本宫已经过了易于生养的年岁,这东西留着也没什么用处,不如赏赐给你。”

姚佳欣满腹不安,“嫔妾若怀的是个公主,岂非白费了娘娘的好意?嫔妾不敢领受。”

皇后笑着道:“只要你心诚,定能一举得男。”

姚佳欣嘴角抽搐,肚子里的孩子早在受精卵的时候就已经决定男女了,她都一个月的身孕了,再求观音娘娘,也不可能改变肚子里孩子的性别啊!!

姚佳欣感受到齐妃那又酸又怒的目光,忙笑着道:“其实,若能生下一位像怀恪公主那样温婉娴静、又乖巧孝顺的公主,嫔妾就心满意足了。”

听了这话,齐妃心里顿时熄了泰半怒火,脸上难掩得意之色。

皇后笑着道:“公主虽好,但皇上子嗣稀薄,你还是好好拜拜观音,以期生个阿哥吧。”

等等,皇后怎么好像很希望她生儿子??

忽的,姚佳欣想到了什么,麻蛋,皇后该不会是看上她肚子里那坨胚胎了吧??

妈耶,皇后不是打算抱养钮祜禄氏的弘历吗?

怎么又把主意打到她头上了??

是了,钮祜禄贵人惹了四爷陛下厌恶,生下了孩子哪怕是个阿哥,四爷陛下只怕也不会喜欢了。这样的孩子,皇后即使抱养,也无把握将这个孩子扶持上太子之位。

相比之下,她若是生了个阿哥,四爷陛下必定爱屋及乌,皇后若是抱养她的孩子……

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姚佳欣心里p,却只得笑着接了皇后的赏赐。 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