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看火灵儿如今的威能很强悍,那也是以往借助了凤祖那一丝魂力的作用。而它才生出多少年,它的魂力比许紫烟都弱得太多,如何能够经受得起凤祖魂力的融合?

只是瞬间火灵儿的灵魂就风雨飘摇,几欲散去,向着许紫烟发出了求救。许紫烟和火灵儿是灵魂想通的,明白了火灵儿此时的处境,许紫烟立刻将开启了留在火灵儿体内的精神烙印。

“轰……”

许紫烟感觉听到了一声巨响,那火灵儿此时只是相当于凤祖魂力经过的一条通道,顺着许紫烟的精神烙印向着许紫烟的灵魂冲撞了过来。

随着那一声如同打开闸门的巨响,无穷无尽的灵魂之力向着抽支烟汹涌而来,以狂暴的姿态冲进了许紫烟的识海。

识海中的迷宫瞬间崩溃,就连那中央的宫殿也没有坚持几息的时间就坍塌了,露出了里面许紫烟的元神。

许紫烟的元神张口一吸,那极其庞大的凤祖的魂力如同万流归宗一般地向着许紫烟元神的口中奔涌而去。

无穷无尽的凤祖魂力不停地向着许紫烟的元神内冲击而去,许紫烟的元神渐渐地开始亮了起来,渐渐地开始肿胀了起来……

许紫烟感觉到了庞大的精神力充斥进她的元神。让她的元神都开始承受不住。那是来自极古的凤祖的精神力,而且带着凤祖的庞大而零碎的记忆……

这种精神力的冲撞,根本就不是如今许紫烟的境界能够抵挡的,她会被这精神力的洪流冲毁。

许紫烟此时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元神此时就如同一个被撑到了极限的气球,随时都会“砰”地一声爆炸。

许紫烟立刻心念一动,将一掌之水掉到了识海,让一掌之水将自己的元神紧紧地包裹在里面。

古灵精怪的清纯女神搞怪写真

她知道一掌之水的魂力十分强大。强大到许紫烟也不知道是什么程度,想当初没有少用一掌之水来抵挡敌人精神力的攻击。

一掌之水立刻将那些磅礴的精神力挡在了外,虽然凤祖的魂力化作的精神力海洋在一直不断地冲撞着一掌之水,但是一掌之水却岿然不动。

这让许紫烟终于松了一口气,想到自己的小命差点儿就交代在这里,心中就是一阵后怕。但是,事情已经进行到了这个地步,这缤纷符宫就 一定得掌控。许紫烟的元神离开开始融合吞噬进来的那些精神力。

当将这些吞噬的精神力融合成自己的时候。许紫烟便让一掌之水打开一道口子,让外面凤祖那澎湃的精神力冲了进来,然后元神张口一吸,源源不断地将这些精神力吞噬进来,当达到了极限之后,再让一掌之水闭合,然后许紫烟继续融合吞噬进来的凤祖精神力。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也不知道吞噬了多少次,当最后一次让一掌之水打开了一个口子却发现外面已经没有了凤祖的精神力。

许紫烟让一掌之水回到了紫烟空间,然后她依旧闭目在那里梳理着融合的那些记忆,随着她融合的时间流逝,她的身上渐渐地散发出一种荒古的气息,令一直在一旁的那支笔吓了一跳,她感觉到此时在许紫烟的身上正散发着她熟悉的凤祖的气息。

渐渐地这种荒古的气息又敛入了许紫烟的体内,从她的体内又释放出一种高贵,一种极其高贵的气息……

等这种高贵的气息也渐渐回收敛入许紫烟的体内之后,许紫烟睁开了眼睛。眼中有着一丝了然。一丝激动……

许紫烟了然的是通过凤祖留在符柜上的那些记忆,她对于缤纷符宫有了一个完全的了解,而激动的是在刚才融合吞噬和融合凤祖精神力的时候,让她的元神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如今许紫烟在神识强度上已经地尊中期。同时融合凤祖的魂力是许紫烟元神之力的巨大提升,也拉动了许紫烟修为。让她的修为从仙帝中期提升到了仙帝中期巅峰。

不要小看这一小阶的提升,对于许紫烟意义重大。许紫烟的特殊体质让她每一小阶的提升都变得十分不容易,但是一旦得到了提升,哪怕是一小阶,她的战力增幅却是巨大的。

同时激动的还有就是她此时已经完全掌控了缤纷符宫,她许紫烟成为了缤纷符宫的真正主人。

但是有一点令许紫烟无奈的是,她不能够把缤纷符宫收进紫烟空间内。其实也不是不能够把缤纷符宫收进紫烟空间,而是一旦将缤纷符宫收进了紫烟空间,缤纷符宫就会停止运转,具体的说就是那个符柜会停止运转。

因为这个缤纷符宫被凤祖建立在一个独立空间之内,而这个独立空间的位置恰好沟通着仙界的投影和地狱,是仙界的阳和地狱的阴两种力量的运转推动着符柜的运行。如果把缤纷符宫收进了紫烟空间,符柜自然也就失去了功效。

不过,如今许紫烟已经完全掌控了缤纷符宫,在完全融合了凤祖的魂力之后,许紫烟的灵魂便自动地在符柜之长留下了一丝魂力。

如此一来,不管许紫烟在那里,只要许紫烟愿意,就可以随时进入到这里。

“怎么样?你……有没有成功?”那支笔小心翼翼地问道。

许紫烟没有搭理她,而是将目光望向了火灵儿,此时的火灵儿依旧是一副火凤的模样,也似乎依旧和原来一样强大,但是似乎却少了一种威压。许紫烟爱怜地摸了摸火灵儿,然后将它收进了紫烟空间。

“你竟然敢不搭理本符神!”那支笔愤怒了,一下子跳到了许紫烟的身前,在许紫烟的面前不停的跳着着表达着她的不满。

许紫烟一把抓住了那支笔,把她定在了空中。

“放开我,你这个没有礼貌的傻子……”

“我已经完全掌控了缤纷符宫!”许紫烟淡淡地说道。

那支笔瞬间就安静了下来,紧接着“嗖”地一声从许紫烟的手中窜了出去,在空中不断地来回穿梭着。

“哈哈哈……我要自由了……哈哈哈……”

“对不起,我暂时还给不了你自由!”许紫烟的声音轻轻响起。

那支笔在空中就是一抖,然后“嗖”地一声飞到了许紫烟的面前,大声地吼道:

“为什么?你想反悔?你这个骗子!骗子!骗子!骗子……”

“安静!”

许紫烟实在是受不了这支笔,只有虎着脸呵斥了一声,这一声呵斥令那支笔一呆,然后便在空中一上一下地,如同一个人在抽噎一般,那声音更是委屈得不行:

“你说话不算数,你答应过人家的……”

许紫烟一脸地无奈道:“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好!你说!你要是敢骗我,我就以符轰死你。”那支笔恶狠狠地威胁道。

听到那支笔的威胁,还真是把许紫烟吓了一跳,方才这支笔可是说过她有极品仙符,如果真的向自己扔几张极品仙符,自己还真是承受不起。于是,赶紧说道:

“我不是不想帮你,而是如今我帮不了!”

“帮不了?为什么?你不是已经掌控了缤纷符宫了吗?”

许紫烟咧了咧嘴,苦笑道:“我如今能够掌控的也就是随时进出缤纷符宫,剩下的就不行了。”

说到这里,许紫烟的脸上就窜起几缕黑气道:“笔笔,你说那凤祖是不是有病啊,一个符柜让她给弄成了一个只有天尊级别的修士才能够使用。要不要那么高级啊,我如今才是仙帝中期巅峰,这个符柜我现在根本就使用不了。”

闻听到许紫烟的话,那支笔也沮丧地沉寂了下去,她知道许紫烟说的实话,她不知道看到过多少次凤祖使用符柜,自然很清楚符柜的等级。只不过她太久没有在这里见到过修士,一时激动地给忘记了。如今想了起来,符神真是又哭死的心。

那支笔的形状虽然没有变化,但是许紫烟却是能够感觉到从那支笔里面散发出一种哀伤,想一想这不知道真假的符神也真是可怜,便伸出手轻轻地抚摸了她一下道:

“算了,你也别急,我现在已经是仙帝中期巅峰,反正你已经等了很久了,也不在乎继续等下去,等我到达了天尊期就可以帮你了。”

“呜呜……”符神终于哭了出来,而且哭得十分伤心,抽抽噎噎地说道:

“等你……等你突破到天尊……那……得哪年哪月?你现在……才是一个仙帝中期巅峰……距离天尊还差着好多个层次。再说……呜呜……你以为是个人就能够突破到天尊啊……呜呜……也许你一辈子也达不到天尊的境界……呜呜……我好惨啊……呜呜……”

许紫烟看着那支笔哭得想要断气儿了一般,心中一阵无语,这丫的真的会是传说中的符神?

符神会哭成这个样子?

歪着头想了想,觉得要是自己被封在一支笔里不知道多少亿万年,然后有了出来的希望,然后又被告知要无限期的等下去,恐怕自己哭得比她还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