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厂长,吃没吃呢?坐过来,快!”

“我这有辣白菜!”有人献殷勤,把秦小鱼的饭菜端过来。知道她好那口儿。

“邓大嫂,我邓大哥为人我最清楚,不然也不会让我大大把他给调回来。你也知道我大大那人,那是老革命,最正派的,眼里不揉沙子,若邓大哥有作风问题,他可不惯着。”秦小鱼慢条期理地说,也不自觉中摆出邓家跟周家的关系。

这些女工平时没少八卦秦小鱼,也知道她和周司令家的关系,都不傻,听出来秦小鱼在点嗑儿给她们听。

“那是,长得帅也有人品好的,看姐夫就是敦厚相,你真有福。”女工改口了。

“就是,有那样的,对家里的老婆好得不行,到外面跟女孩子一句话都不肯说。”马上有人添油加醋。

邓大嫂的脸色缓和下来,这才发现秦小鱼在跟她同桌吃饭。虽然在周家不止一次同桌吃饭,可现在是在服装厂,秦小鱼的身份是厂长,这可是荣誉。

“小鱼啊,你吃。对了,晚上我送药过去,你们不用熬了。”邓大嫂也摆出亲密的姿态。

秦小鱼相信这一顿饭,能把女工的嘴堵上一段时间,邓大嫂应该安心了。

还没到下班时间,周月就找过来。

“走啊,你还磨蹭什么!”

“有点早吧?”秦小鱼还想再画一会设计图,专柜的事刚有框架,还要填。

超水嫩95后美女午后时光

“你是不是脑袋让驴踢了,昨天你答应立生的,要堵他同学,你要不去,我可去了!”

周月堵气说。

“知道了,我错了,大姐!”秦小鱼忙跟周月出了门。她们把车开到立生学校附近,在他回家的必经路上停下来。

过了一小会儿,学校陆续有学生出来。

含含是不用管的,这些天都是周司令亲自来接。

等了一会儿,才见立生慢吞吞走过来,整个身体弯得像个虾米,一点也没有孩子的朝气。小锦在他的不远处跟着,两个人零交流。

突然,不知从哪奔出一个小胖子,没等立生反应过来,已经被扑倒在地了。

小锦一见甩着书包就过来救人,两个男同学从后面扑上来,一个锁喉把她制住,附近走着的几个男生,本来没动静,见有人动手,忽啦围上来,也打起太平拳来。

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就是转瞬间的事,秦小鱼和周月有点没反过味来。

很快她们就打开车门跳下来。秦小鱼这才发现,周月手里还拿了兵器,是一把技术室用的一米长钢尺,她倒吸口冷气,姐姐,这个打人疼啊!

周月几尺抽下去,男孩子们负疼闪开。

孩子对大人有先天的恐惧,虽然体力上可能胜一筹,可是威摄力下,并不敢还手,秦小鱼把立生救了起来,小锦也得到了自由,正撵着两个男生打。

“你们给我站好,站一排!立正!”秦小鱼一声断喝,男孩子下意识排成了一排。

周月不解气,上去又照着屁股一人抽了一下。男孩子咧着嘴,不敢说话,不知道这两个人什么来历。

“报名,几班的,叫什么!”秦小鱼从口袋里掏出纸笔。

“不要记名字,不要告老师,我爸会打死我的!”小胖子先怂了。

“说!”秦小鱼怒吼一声。

“五年四班,于德和。”

秦小鱼把部名字记下来,从周月手里拿过钢尺,从他们的面前走过去,一个一个点着鼻子说:“这次只是记名,下次如果再犯,我让你们一个月爬不起床!”

“听懂了吗!”周月大喝一声。

“听懂了!”

“没听清,大点声!”周月故意找茬!

“听懂了!”

“还有,邓立生以后在学校里,出一点小事,不管哪个班的学生欺负他了,我就找你们,你们就得给我负责。”秦小鱼把钢尺在手里掂了掂,眯起眼睛。

“听懂了!”这些孩子老实了。

“上车,走吧。”秦小鱼捡起立生的书包,招呼小锦道。

他们乖乖爬到车上。

几个男孩眼巴巴看着,眼里满是羡慕,这年头能坐上私家车的,那可是不得了。

“立生受没受伤?”周月跟他们坐到后排座,关心地拉过立生的胳膊。

“没事,一点也不疼。”立生红着眼睛,羞涩地说。

秦小鱼有些诧异,这孩子打死都不肯出一声的,现在说话了。

路上她们买了些菜,秦小鱼的意思就是让邓家过来吃饭。她发现,周行不在以后,周司令跟邓缄言越来越融洽,没事就找他过来聊聊天,吃个饭也是加深一下两家的沟通,再顺便解决一下孩子的问题。

进了军区大院以后,秦小鱼自动给车减速。

“你们先回家写作业,一会让小月阿姨去喊你们吃饭。”秦小鱼先开到邓家门口。

没等车停稳,就见楼门口聚集了很多人,秦小鱼心里暗叫不好。

她没猜错,楼门口一阵锅盆乱响,邓缄言仓惶逃出来,邓大嫂推着一个擀面杖追出来。

邓缄言身材高大,邓大嫂矮他一头还多,可不知哪来的战斗力,跑得飞快。邓缄言身上又挨了两下。

秦小鱼和周月忙下车,从两边包抄,把邓大嫂拦下来。

“邓大嫂,这是怎么了?”秦小鱼气急败坏地说,中午的工作白做了!

“他勾搭小护士,都勾搭到家里来了,让我堵住了,看我今天不跟他拼了,杀了他我也不活了!”邓大嫂说着悲从中起,突然一屁股坐到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秦小鱼和周月面面相觑。

“大嫂,话不可乱讲,我已经解释过了,你怎么还要闹!”一个年轻男子从人群中挤进来。

“你是?”秦小鱼听他话里有话。

“这事都怪我。我和邓医生一个医院的,我姓好。是我让邓医生帮我约小张过来的,想谈一下处朋友的事。可是我临时加一台手术,晚了一些,小张先到了。我就晚了五分钟,五分钟!这边已经开战,我,这!”好医生急得跺脚。

秦小鱼这才明白,原来邓缄言给人保媒,保出事来了。是女方先到的,男方没到邓大嫂就先回了家。

“邓大嫂,您也听到了,是误会吗!”秦小鱼耐着性子去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